完结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天驱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结局:命运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燃烧了整夜的中海市终于熄灭了,一片废墟。诺大的城市,却像是已经彻底死掉了一样,悄无声息。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第一缕晨光照在周离的身上。他坐在废墟里,静静地凝视着太阳的光。

    阳光照亮了他身上干涸的血渍,也照亮了他疲惫的眉宇。

    就在寂静中,一辆轮椅无声地停在了他的身旁。在轮椅上,陆华胥的面色苍白,回头看着他:“你还好么?”

    “糟糕透了。”周离轻声说。

    “我也是,跟我来一下吧。”

    陆华胥以最后一点念动力推动了轮椅,他轻声说:“有人想要见你。”

    “谁?”

    “昨夜所有人都想要找的人……”

    陆华胥回过头看着他:“钱丽珍。”

    -

    -

    周离再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公墓里。

    他似乎天生和墓地有缘,注定常来常往。

    可在这个城市里,一切似乎都脱节了,依旧有断裂的大楼悬浮在空中,像是在异世界里。

    在层层阴影中,不知何处而来的光照亮了这一片地方。

    在公墓的空隙中,几个孩子在他们父亲的看顾之下打闹着,在墓碑之间嬉戏,丝毫不懂这个城市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陆华胥的精力已经很衰竭了,他对那几个人视而不见,将周离带到墓园中的僻静一角之后,就不再前进:“她在前面等着你。”

    在不远处。那个苍老的女人就站在几座墓碑的前面,远远地眺望着那些嬉戏的孩子,眼神淡然而安逸。

    周离至今都不明白,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或许从来都没有人弄明白她真正的想法。周离来到这里,只想要弄明白心中的疑惑。

    她静静地看着墓碑上一张泛黄的照片。看到周离过来,就回头看他:“你还好么?”

    “一点都不好。”周离摇头:“昨天晚上有很多人想要找你,我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

    “恩,我知道。”

    钱丽珍向着周离招手,示意他陪着自己走一走。

    “周离,中国的能力者们,已经脱离了外界影响很久了。”

    在散步中。钱丽珍忽然说,她看着前面,像是在说着什么无关的事情:

    “自从民国时代过去之后,中国的能力者们就再也没有参与国际上的事物了。

    从救国青年会时代开始起,我们就开始引导他们。不再插手国外的事情。一直到现在。对于国外的能力者来说,中国从未曾出过什么令人兴奋的大事件,或者是其他……能力者们都像是普通人一样,过自己的生活。有关部门用高墙将外界的影响全部都隔离开了。”

    “就像养殖一样。”周离轻声说。

    “养殖的话,我们又收割什么呢?”

    钱丽珍扭头看他:“甚至在最紧要的时期,能力者们也没有面临过强制性的兵役,也没有收到过任何不公平的对待……他们能够选择过正常的生活,哪怕身为异类。

    有关部门想要做的。只是保护他们而已。”

    周离沉默片刻,淡淡地说道:“有关部门从头到尾遵守的,都是你的意志。”

    “是的。没错。”

    钱丽珍并没有否认,只是反问:“但这样不好么?”

    周离愣住了,许久之后,他轻声叹息:“这样……很不错,真的很不错。但很多人会不满意。”

    “对啊,新生代的能力者们。几乎所有人似乎都对现状不满,因为做出改变之后。他们获得的似乎更多……但他们从未想过自己会失去什么。”

    “十几万的能力者所代表的,是无法想象的利益。你明白么,周离。”

    钱丽珍回头看着他,眼神苍老又复杂:“基金会、双头鹫,甚至是其他国家的结社,都希望能够对它施加影响。或者拉近自己的阵营中,或者令它彻底崩溃,然后浑水摸鱼……这样的样子已经保持了太久,久到他们失去耐心了。”

    她停顿了一下,笑起来,笑声里充满了无奈:

    “或许,他们只是等不到我死的那一天吧?我活的时间太长了……”

    周离的脚步停顿了,他叹息着环顾这个废墟一般的城市,看着废墟累累,神情忍不住有些黯然:“可到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差别呢?”

    “其实有的时候,我也在想,或许我死了的话,是事情就不会变的这么糟糕。”

    钱丽珍的神情淡然,似乎不是在谈论自己的死活:“我死了的话,或许他们的愿望就会满足。中海也可以平安无事,那些过够平凡生活的能力者也能够做出自己的选择。”

    “可是,这样的结果,我不承认。”

    她停顿了一下,苍老的眼瞳中浮现了如同铁铸一般的坚定:

    “我可以死,我也可以满足那些人的愿望。但他们的*不可能用我的死来满足——他们想要更多——可是战争一开始,就找不到可以停下的‘刹车’了。

    或许有些人能够笑到最后,但大部分能力者,都会成为胜者的牺牲品和代价。基金会或者双头鹫或者乐见其成,但我不能放任中国的能力者被卷入这一场本来不属于他们的战争中去。

    没有战争是好的,周离。对于牺牲的人来说,也再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周离沉默地听着,许久之后,回头看整个城市倒塌之后的摸样,心中忽然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凉。

    因为有限的几个人的仇恨,因为狂热的心念或者美好的明天……已经有太多的人牺牲了。这本和他们无关,可他们却被拉近漩涡中,无法自拔。

    有那么多人付出那么多。想要守护这一片安宁,可战争来到这里,已经打破了和平的寂静。

    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了。

    它生根发芽,结果仿佛已经注定,再无回旋之地。

    “你们的墙被人打破了。”

    周离轻声说:“功亏一篑。”

    “或许吧。”

    钱丽珍淡淡地笑了笑。

    -

    “有时候我在想。我坚持了这么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她似是疲惫了,扶着路边的长椅坐下,在寒冷的风里搓了搓手,就像是曾经随处可见的老太太,苍老地快要死去了:

    “我今年已经很老了。在我连自己的生死都看淡之后,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再花费那么大心力?我已经没有青春的热血啦,过去也没有过。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为什么要收拾那群人弄出来的烂摊子。”

    周离说:“这不是一个领导者应该想的东西吧?”

    “周离,你明白么?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所谓的‘家国大事’,其实是很遥远的东西了。”

    钱丽珍抬头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苍老的眼神像是忽然又年轻起来了。“女人的心里其实很小的,装了一个男人之后,其他的就再也装不下了,更别说这个国家。

    群众啊、革命啊、民主啊之类的这些东西对于原本我来说,都是很陌生的东西,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拯救什么国家。

    我只是一个小地主家的女儿。读了书,上过大学,想要嫁给一个英俊有为的男人。生几个孩子,最好能够不愁吃穿……”

    说着说着,她忽然笑起来,看着周离傻愣愣地样子,笑得像是一个小女孩儿一样开心。

    “怎么样?没想到吧?钱丽珍其实一直在羡慕农村妇女的生活。”

    她无不自嘲的说着,可眼神中却是一片澄净。充满希冀:“那样改多好啊,何必做什么母老虎。女英雄……过这样的生活?”

    周离沉默地看着他,许久之后。忽然抬头看向远处的陆华胥,忽然间明白了一些。

    “是因为陆华胥的爷爷么?”

    他问。

    -

    “这么快就被被猜到了。”

    钱丽珍轻声叹息:“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简单啊,又傻,又天真……只要你给她一个承诺,她就愿意赌上一切跟你走。”

    她远远地凝视着陆华胥疲倦的面容,出神又怀念:“华胥真的……和他的爷爷很像。”

    周离看了陆华胥一眼,收回视线:“他是个很好的人。”

    “我遇到振国时,他和华胥几乎一摸一样。那时候我还很年轻,只是一个普通的上海女大学生而已。”

    钱丽珍的神情缅怀:“我从没有想到过我会爱上那么一个男人,他跟我有那么多不一样,他也不会追女孩子。无非就是送花和送早饭……可后来我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他了。

    我一直以为我的能力是一种病,可是他告诉我,这是属于我的天赋,我也不在乎,整天稀里糊涂地跟着他跑来跑去。看着他参加那些抗议活动,我帮忙做标语,去游行的时候,我就给他发传单。他被警察打断了手,我还得给他敷药。他要去弄什么救国青年会,我还要给他作文书。说实话心里后悔的不得了,可还是没办法。

    可能是舍不得,但又觉得放着他一个人的话会很难过。”

    钱丽珍回忆着往昔的记忆,笑容也轻柔起来,不再苍老,充满了欢欣:“再后来,我们结婚啦,给他生了两个孩子……那一段时间,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了。

    我一生的心愿都在那两年里满足了,死而无憾。“

    周离问:“后来呢?”

    “后来,振国在袭击里去世了。后来我接手了救国青年会,一个人拉拉扯扯,过的很辛苦……但那么多年了,也就这么过来了。”

    钱丽珍淡淡地忽略了那么多年的经历,也略过了自己所成就的那些事业,或许在她看来,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不值一提。

    当提起往昔时。她拿浑浊地眼瞳中满是怀念和满足,还有一丝茫然:

    “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我为何能过做了这么久的局长。我很多时候都在想,如果我和振国在那个时候一起死掉的话,会不会就不这么辛苦了。

    可他将自己未晋的愿望交给我。我不能撒手不管。否则他一个人在下面,会多难过啊。

    你明白么?我的一生就做成了这么一件事,那么多人为这一件事情而死了,他们愿意相信我这个老女人,将遗愿交给我,我又有什么借口去逃避呢?”

    她回头看着周离。眼神中仿佛有千百人的意志。

    那是牺牲的烈血,未冷的壮志。

    周离无言以对。

    -

    “让你听了这么长时间一个老女人的过去,真是不好意思。”

    在周离的沉默中,钱丽珍扶着长椅的扶手,缓缓的站起来。衰老的脸上露出笑容:“让你见笑啦。”

    “不。”

    周离摇了摇头,想了很久之后,轻声说:“我深感敬佩。”

    “那真是太好啦。”

    钱丽珍向着来时的方向折返,脚步碎散,轻轻地抚摸着沿途地墓碑:“或许是孙子长大了的缘故,最近我又梦见振国了。梦见他还活着,还没有死去……”

    周离想要去扶她,却看到她摆了摆手。

    钱丽珍的脚步踉跄了一下。却没有倒下,强撑着身体站立着,回首看向那些家人的墓碑时。眼神温柔又悲凉:

    “那些美好的日子,真的像是一场梦一样。

    现在想来,或许,我一直都在停留在那个美梦里面吧?是真是幻,又有谁说得清楚呢?”

    她身上衰老的气息越发的强烈了,这个苍老的女人静静地看着自己一生所爱的沉睡之所。环顾着这一片小小的墓地,轻轻地笑起来。

    “是梦的也无所谓了。”

    她满足地低下头。抚摸着墓碑上泛黄的照片:“一生一梦,我一生所求的。都在这一场梦里了。现在梦要醒了,真是舍不得。”

    梦要醒了。

    那一瞬间,周离看到了泡影的光。

    天地之间,一切东西都模糊起来了,变得虚幻又飘渺。

    有透明的波纹从钱丽珍的脚下扩散开来了,向着四面八方……所过之处,一切都变得完全不同。

    就像是一瞬间揭开了伪装的幕布,一切都回复了它们本来的面貌。

    天空中的凝聚的阴云消散了,碧蓝的天空之下,阳光普照。

    那些残垣断壁、废墟残骸,都消失无踪,化作原本的高楼广厦,平整街道。经过战火摧残、毁灭的建筑们重新回到了它们最美丽的摸样。

    街道上重新有汽车开始前进,逝者的鲜血在风中消散无踪。

    密集的行人从虚空中走出了,他们西装笔挺,神色匆忙,带着公文包从街道上匆匆而过。带着绒帽的少女们在初春的寒冷世界里穿着短裙,手捧着奶茶,在街道上等待着伴侣。

    揉着眼睛的男人们穿着睡衣下楼,还踩着棉拖鞋,在小区门口的早点摊子上买了煎饼和馄饨。遛狗的中年人吹着口哨,横穿马路,惹来交警的一阵骂声。

    墙头上的野猫们高叫着,跳下来,钻进垃圾桶中,开始翻找新一天的食物。

    新的一天开始了,这个城市从废墟之上复活。

    或许,它从未曾死去。

    如梦亦如幻,如露亦如电……一瞬间周离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变成了虚幻,可是下一瞬间,他又重新找到了自我存在的实感。

    生死被逆转了,真和假之间的距离前所未有的贴近,近乎融合在了一起……这或许就是曾经的中国最强的力量。

    在几十年来,她的力量渗透在整个城市的每一个地方,如同一个梦境一般。如同一个真实不虚的亚空间,覆盖在了这个城市之上。

    或许这个城市一直沉睡在幻梦之中,或许梦境到现在才到来。

    或许昨夜中的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一个庞大的梦境里吧?

    没有人能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这种庞大的力量可能已经存在于这个城市多年了,就像是结界一样,甚至可能抽取了亚空间中混沌之流的力量……

    但不论原理是什么,现实被如同梦境一般的更改了。

    这种近乎革新世界、改天换地的力量。出自一个苍老的女人手中。这令周离几乎不可置信。或许,从来没有人知道过她的能力的本质是什么……这种更改现实的力量,天生便不容留存在这个世界上。

    这就是曾经能够挑战七位半神使徒的中国最强么?

    不,如果她愿意的话,现在也依旧是吧?

    哪怕她忽略了自己一辈子所建立的一切功业。可这个女人毕竟是曾经的皇帝,君临所有能力者顶峰的至上至人。

    只是一瞬间的变化,一切毁灭的都被重塑,一切逝去的都被追回,一切脱轨的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错误被更改了。

    这个平静的城市再一次迎来了新生。

    这究竟是真实,还是梦幻呢?

    目睹了这一切的周离。只觉得一阵迷茫。

    可钱丽珍却越发的苍老了,她的身体像是水中的倒影一样,飘渺无比,即将消散,可脸上却带着满足又释然地笑。

    “振国。我的使命,终于要结束了。”

    她抚摸着丈夫的墓碑,留恋地看着他泛黄的照片。

    周离怔怔地看着她的样子,面色骤变,想要伸手去拉住她,可是却怎么都触碰不到。

    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幻影一样,无法触及。

    “没用的,周离。”

    钱丽珍笑着:“我的梦该醒了。”

    她解脱地笑着。远远地眺望着那些在墓碑之间嬉戏的孩童,还有那个照顾他们的男人,神情满足:“这一场美梦已经到醒了的时候了。

    世界变化的这么快。我已经找不到方向了。或许接下来的路,就要交给你们年轻人去闯了。”

    “我已经跟华胥说过了,之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们啦。”

    钱丽珍看着周离,微微地鞠躬:“不要让华胥一个人撑起那个担子,他已经……太累了。”

    看着她期待地眼神。周离只觉得一阵惭愧,他张口欲言。却说不出话来,良久之后。他低下头,轻声说:“我会帮他的。”

    “那真是太好了。”

    钱丽珍笑了,她扭过头,转身走向了自己的过去。

    “妈妈,快一点!太慢了,妈妈!”

    远处,那两个嬉戏地孩子高声喊,向着她招手。孩子被中年男人抱起来,被他的胡须扎的咯咯笑着,手舞足蹈。

    那个男人抱着孩子们,呼唤着归来的妻子:

    “丽珍,走了。”

    “我这就来。”

    钱丽珍点了点头,她擦着眼泪,笑着,脚步踉跄地奔跑。像是岁月如尘埃一般从她的身上洗去了,她不再苍老,重新回到了往昔,年轻而美丽。

    “大家等等我呀……”

    她蹒跚地追了上去,努力的伸手,握紧了丈夫的手。

    他们抱着孩子,相视而笑着,幸福地走进了永远的美梦之中。

    一生,一梦。

    -

    当周离走出墓园的时候,看到了等待许久的陆华胥。

    这个年轻的男人不再像是过去那样病弱了,他的呼吸平稳,脸上不再一片苍白。站在门口时,背影挺立的笔直,真正的像是一个年轻人一样的活着,拥有了健康。

    可是他的头却低着,背对着墓园,像是不敢去看。

    倾听到周离的脚步声,他微微侧过脸,低声问:“祖母她……走了么?”

    周离沉默了许久,轻声说:“她走的很安详。”

    “那就好。”

    陆华胥轻声说:“真是太好了……”

    他低着头,不让别人看他的脸,只是抬手擦了一下眼角,努力地眨着眼睛。

    一列黑色的轿车缓缓地驶来,停在了远处。

    车门打开,一行穿着西装的能力者们分散开来,将周围隔离。周离看到一些熟识的面孔在其中,那些人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他们局长的归来。

    可其中……却再也没有那个一脸贱笑和沧桑的中年男人了。

    或许,他是真的选择了死来唤醒自己的学生吧?

    周离的神情一黯。

    “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陆华胥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了。或许是强自镇定。他挤出笑容,拍了拍周离的肩膀:“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帮忙的话,我可能会头疼很久。”

    周离看着他诚挚地神情,心中隐隐有些愧疚:

    “就当各取所需吧。”

    “那你可有的要忙了。云叔留下了一大堆工作要解决呢。”

    陆华胥笑了笑,率先走在了前面,走了几步之后,扭头看向还留在原地的周离:“别愣在那里啊,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我的副局长先生。”

    周离回头。看向背后的墓园。

    看不到钱丽珍存在的痕迹了,可是却像是能感觉到那种柔和的目光。哪怕在梦里,她也如此温柔地凝视着这个世界。

    “这就是你的安排么?”

    周离轻声呢喃:“真是一副让人得偿所愿的重担啊。”

    -

    -

    一周之后,上阳,时代咖啡馆。

    午后时分。寂静的下午,有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推开了门。

    这是一个年轻人,他的神情严肃,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右手的尾指缺少了一截,看起来不似善类。

    “请问,老板在么?”

    他站在吧台前面,轻声问:“我有一些东西希望能够转交给她。”

    很快。在服务员的指引下,他在临窗的桌上找到了那个年轻的女人,她留着长发。正在辅导一个小女孩儿写作业,神情温婉又认真,带着慵懒地笑意。

    在看到来者的表情时,愣了一下,很快,眼神中浮现担忧。

    “您好。我是李子衿。”

    她起身,和来者握手。请他坐下:“我只是代管这里,如果你找老板的话。可能要等几天时间,他很快就回来了。”

    她给年轻人点了一杯咖啡,来者摆手示意不用。

    “我的名字叫做洛白。”

    穿着西装的男子沉默了片刻,犹豫着,许久之后,叹息了一声,轻声说:“很抱歉,李子衿女士,我给您带来了不幸的消息。”

    “在几天之前,周离先生在一次事故中去世了。”

    他从黑色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份‘死亡通知书’,还有一些零碎的物品,放在她的面前:“这是他的一些遗物和存款,希望您能接受一下。”

    一瞬间的寂静,李子衿愣住了。

    她呆呆地看着洛白的表情,洛白的面容哀伤,低垂着眼眸。

    “你……说什么?”她的脸色苍白。

    洛白低着头:“周离先生去世了,请您节哀顺变。”

    “他明明……”

    李子衿呆呆地看着他:“他明明说过要回来的啊!你在说什么?!”

    洛白沉默不语。

    许久许久,在漫长地寂静中,李子衿的肩膀颤动着,她低下头,蜷缩在沙发地角落里,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发出无法压抑的哭声。

    就像是失去一切的孩子。

    -

    -

    “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替你做好了,当地的能力者和官方我也替你打过招呼了。”

    电话中,洛白的声音复杂:“她哭得很伤心,看出来她是真的很喜欢你的。就是小女孩儿那里……在听说你死了之后,就像是疯了一样地打我,看我和看仇人一样,还说要替你报仇。

    这样真的好么?虽然你的死讯已经发布了,但没必要去告诉她们你真的已经死了吧?”

    “这样……对她们来说最好。”

    周离低着头:“就让全世界都觉得我已经死了吧。我已经欠她们足够多了,不能再连累她们了。”

    “你不想连累她们,这种话你亲口对她们说啊。”

    电话里的洛白满是愤怒:“这种亏心的事情以后不要找我来做了好么?我容易得心脏病的。”

    “别担心,真有那么一天,我会找人给你换心脏。”

    周离淡淡地回答,挂断电话。

    在寂静的办公室里,他疲惫地闭上眼睛,似是睡去了。

    午后地阳光照在他的身上。空气中尘埃乱舞。

    在窗前,堆积成山的漫画书下面,懵懂地少女跪坐在地毯上,手托着腮帮,看着他沉睡地样子。专注又出神。在她的脚下,练习写字的一大堆白纸上涂满了稚嫩的涂鸦。

    八足的铁马就这样被她遗忘在那一堆漫画书里,像是睡着了,只有代表双眼的指示灯那里闪着蓝光。

    -

    -

    浦南机场。

    陶特站在自己的私人飞机前面,回头从有关部门的人员手中接过自己的行李箱。

    “好了,就到这里就可以了。回去告诉你们的副局长。他再殷勤,欠我的钱也还得还。”

    他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想了一下之后,他又回过头:“你回去告诉他。符秀那里的手术我已经做过了,一刀的事情而已,反正没法治本,治标足够了。

    至于接下来的路怎么走……让他好自为之吧,不要像是某个老混蛋一样就好。”

    说完,他转过身,登上飞机,不再回头。

    -

    当飞机飞出跑道。冲上天空时,他疲惫地叹息了一声,看向身旁。

    “周渐安。你所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吧?”

    在他的对面,宛如幻影一般显现的苍老男人似是在沉思,眼神凝视着这脚下的城市。

    陶特冷冷地看着他,低声问:“你真的会放过他么?康斯坦丁,你会遵照你的诺言么?”

    “你不明白的。陶特,他将是绝世的锋刃。”

    周渐安缓缓地摇头:“我会遵守我的诺言。不再去找他,可命运终究会驱动他。来到我的身旁。”

    “别扯什么狗屁命运了,那玩意连婊子都不如。”陶特怒视着他:“你究竟安排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

    周渐安摇头:“你知道的,我从不说谎。只是他最后所欠缺的最后工序,也将完成了,我只是感觉到欣慰而已。

    这就像是你在对待自己的杰作那样的感情,我本来以为你会理解我。”

    “永远不会。”

    陶特冷冷地看着他:“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康斯坦丁,他不是一件死物。

    他有手有脚,又爱又恨,比起他的父亲来,他唯一欠缺的就是无可救药的神经病,但这样的欠缺没什么不好。”

    “是么?”

    周渐安只是淡淡地说:“你知道么?陶特,你是一个富有又幸运的人。钱为你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所以你从未能够体会过其他人心中的感情。

    你喜欢用你的那一套去套在别人身上,可你从来都无法理解究竟什么是真正的‘苦难’。所以,让我来告诉你罢。”

    周渐安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当一个人一无所有,心中一片冷漠时,他无从体味失去的痛苦,也不懂得这个世界。

    可是他越接近这个世界,获得的就会越多。世界并不慷慨,他为了守住自己所得,就要与这个世界争斗。但是他的期望和世界的轨迹背道相驰。

    所以,总有一天他会失去一切,回到一无所有。”

    周建南停顿了一下,看向脚下的城市:“他现在已经放弃了不切实际的爱情了,不是么?”

    陶特的面色铁青,沉默不语。

    “这就是最后的工序啊,陶特。”他淡淡地说道:“当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的本质时,他将重获新生,成为……”

    “成为你想要的那样。”

    陶特打断了他的话:“——成为一个冷漠的、残酷的神。”

    周渐安沉默不语,无视了陶特愤怒砸向自己的酒杯。

    “我憎恶你,周渐安,愿魔鬼诅咒你。”

    陶特看着周渐安漠然的脸,忽然觉得有些无力,他挥了挥手:“就这样罢,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那就再见吧,老朋友……”

    周渐安满不在意,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在最后的一瞬间,他回头看了陶特一眼,眼神复杂。

    -

    -

    机舱中重新陷入了寂静,只有陶特表情阴沉地喝着酒,一杯又一杯。直到桌子上的电话响起。

    他低头看了看那个号码,罔顾飞机航行时的准则。自顾自的接通,语气烦躁:

    “好了,老朋友。今天我已经听过了足够多的坏消息,你还有什么坏消息送给我么?”

    电话那头的男人语气复杂:“陶特先生,您的检验结果出来了。”

    陶特愣住了。他放下酒杯。

    在沉默片刻之后,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卷,恨恨地吸了两口:“直说吧。我玩了快一辈子了,还有什么事情我承受不起呢?”

    “是肺癌,晚期。”

    漫长的寂静,陶特一口一口地吸着烟卷。直到烟卷燃烧殆尽了,才露出苦涩地笑容:“原来是这样啊……”

    “很抱歉通知您这个不幸的消息。”

    “别扯那么多没用的了。”

    陶特嘶哑地问:“我还有多长时间?”

    “如果您严格按照我们的疗程进行的话,应该还可以撑到两年到三年。但您自己拥有改造技术,其实完全可以……”

    “免了吧。”

    陶特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老男人挠着自己花白的头发,神情苦恼又难过:“我这一辈子。见过太多的怪物了。就让我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类而死掉吧。”

    “那就如您所愿吧。”电话中的男子:“对于治疗过程,您有什么要求么?”

    “没什么了。”

    陶特吸着烟卷,痴痴地望着面前弥散的烟雾,看这它们缭绕,升起,又弥散无踪。

    “我只是想,如果我临死前找个牧师的话,上帝也一定会为我在他的国度里留一个位置吧?他那么爱冷笑话。怎么少的了我呢?”

    无人回答。

    -

    -

    在几十或者数百年之后,这一天也是值得人类专门去铭记的日子。

    在这一天,发生了很多影响巨大且深远的世间。

    这一天。世界上所有的能力者都收到了有关部门的前局长,前任皇帝的死讯。

    这一天,中国十七万能力者的新领袖登上了舞台。

    这一天,有关部门神秘的副局长,行动部门的全权负责人第一次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然后发布了自己上任以后的第一条命令。

    -

    “从现在开始起。我以行动部门负责人的名义宣布,古镜计划取消。所有的能力者集结。行动部门将拓展编制,在其中招收三千人以上的常备武装力量。”

    在命令中。招收的范围甚至包括黑牢中的囚徒,还有被通缉的犯罪能力者。

    在第一条命令引起轩然大波之后,这个有着青金色眼瞳的男子俯瞰看着那些人茫然地神情,声音低沉而威严。

    “现在,我以有关部门的名义发出宣告:自今日起,我们向双头鹫以及奥丁发起战争。“

    他的声音轻柔,可是却冷硬地掷地有声:“——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直至我们彼此最后一人死去为止。

    除非公理得到彰显,我们流出的血受到了偿还。

    否则,我们永不罢休!”

    -

    那一瞬,所有人陷入了可怕的寂静,和漫长的呆滞。

    紧接着,无数电波和讯号飞快的发往了全世界各地,引爆了能力者之间的舆论炸弹。所有的记者都疯了一样的冲向了讲台,将**的镜头对准那个冷厉的年轻人。

    在镜头中,那个年轻的男人只是自顾自的讲完,然后将演讲稿丢到了讲台下方,任由人群哄抢。

    最后的瞬间,他向着镜头投来了漠然的一瞥。

    仿佛倒影着血和火的眼神,刻印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那一天,不论是远在圣彼得堡中的普朗琴科,还是屏幕前面沉如水的奥丁,抑或是在无尽数据海洋中睁开一线的‘荷鲁斯之瞳,都不得不承认。

    一股全新的力量出现在能力者的世界里,动荡的时局将迎来新的变化了。

    不论结果如何,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但真正的胜利者,永远只能有一个。

    -

    遥远的地方,有风吹来。

    在海洋的尽头,冰和雪的世界里,无数企鹅们依旧对这个世界发生的变化懵懂不觉,它们摇摆着身体,投入了水中,开始寻找鱼群。

    一双白皙的手将一只跳起企鹅抱起来,任凭它如何挣扎,只是饶有兴致地挠着它的下巴,直到它温顺地发出臣服地声音。

    像是听到了来自远方的宣告,她抬起头,眺望着天和海的尽头。

    不知是否是幻觉,她的脸颊上跳起一线微笑,纯净又澄澈,像是冻结了千万年的冰。

    “快点追上来啊,蠢货。”她捧起企鹅,似是愉悦地低语:“那些风景只有我一个人看的话,那也太寂寞了。”

    雪风从天空中飞过,似是发出应和的声音。

    ——d——(未完待续)

    ps:稍后有会有一个感言,大家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留言在书评区,到时候我尽量回答。( 天驱 http://www.wjxsk.com/8_8451/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