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七个女人与校长的绝版爱情 > 极品偷香 第108、月下偷窥
    吃饭时,肖媚媚开了一瓶好酒,席间,她笑着对李沪生说:“叔,我平常不在家,家中一些事,还有母亲有劳你照顾。”

    “哪里,尽是我争儿俩的光,这几年,你总是好酒好烟带回来。”李沪生显得卑微。

    她给李沪生倒了一杯满满的白酒,举起杯对李沪生说:“叔,俺敬你。”

    “闺女真客气,您也喝。”

    李沪生毕竟当了多年的村支书,场面上的事见得多,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捏得还蛮准的。

    肖媚媚的母亲看着她一杯又一杯地与李沪生干杯,她轻轻地附在她的耳边说:“女儿,你少喝点。”

    “媚媚海量,这些年在大学当领导,陪的是大人物,今日跟我喝酒,真给我面子,您请喝。”

    “老李啊!我知道你有了半斤酒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媚媚哪能跟你比呀!”肖的母有点埋怨李沪生了。

    李沪生看了一眼媚媚的母亲,他的内心怯怯的,也就是这两年,他不停地向她要酒钱,现在只要媚媚母亲的话还是言听即从。

    “媚媚,我喝完这杯就不能喝了,再喝我就全醉了。”

    “不,你得陪我喝,一个大男人,喝酒还输给女人,你……你……”

    “媚媚别喝了。”肖母大吼一声,吓得李沪生手上筷子掉到了地上。

    肖媚媚放下筷子转身离开了桌子。

    李沪生看着肖媚媚离开桌子时,眼圈红红的,他的内心也有点酸酸的。他一口气就咕嘟地喝下了杯中的酒,便披着大衣离开了肖家。临出门时,他对肖母说:“闺女可能在外受了委屈,你好好安慰一下。”

    夜很凉、灯微暗、凄楚不离散,酒入愁肠,化作离人泪,冰冷指尖,今宵又醉。

    肖媚媚躺在,心里想着何少豪,那是一个让她迷茫的男人。多情自古伤离别……

    此刻,哪里是我心的归属?睫毛下的风景迷蒙不清…唯有殇情依偎在心头,挥之难去,把自己折磨的抑郁寡欢,残酷的现实,把满腔的热情,撕扯的支离破碎。沉默的岁月,如那铺开的水墨般,撩过熏香的朦胧,却锁不住那心底的千愁万绪。

    肖母悄悄地从外屋走了进来,看见女儿已睡下。她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然后,叹息着走了出去:“女儿,你别像我啊!希望你一生平安,找一个好男人……”

    肖媚媚听到了母亲的叹息,她的眼角却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

    母亲走了,她的心内却十分纠结,远处仿佛传来了轻灵的心语,如佛祖的低吟,“莫叹,莫悲,莫怨,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于是,虔诚的她,小心翼翼地掩盖了红尘的一角,收回这伤感的心绪!

    或许是一个人生活的久了,愈发的喜欢着孤单,不想也不敢去踏足别人的繁华,只有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静的仰望天空。聆听到寂寞的歌唱,望不断的春花秋月,寒来暑往……

    昏昏沉沉的,她睡下了。她梦见了母亲,那是一个明媚的凌晨,她从家乡走出,开始了她的远行,母亲送她到村口的老槐树下。口中一直在叮咛:“媚媚,天凉了,注意添衣裳,人在外,不要跟别人生气……”。她梦见了母亲跟李沪生吵架,那个时候她情窦初开,还不太懂男女间的情爱。

    人常说:“男人春风得意时,就会想到女人;而一个男人越是春风得意,就越是从头到脚散发着让女人着迷的魅力。李沪生曾有过不理母亲的时候,她在半夜醒来,常常听到母亲在偷偷地哭泣。她用被子蒙着头不敢说话,因为,母亲的脾气不好,说得不好就会骂她或打她……那是一段让人心痛的岁月。

    那年,肖媚媚16岁。她记得。一度,李沪生几乎天天与小学校的单身女教师方萍搞在一起。他有的是力气与激情,而方萍有的是与活力。诺大的一个村子,无一处不是他们*爱的好地方,他们喜欢在不同的地方,有时甚至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会别有一番情调与味道。李沪生永远精力旺盛,像匹油光水亮的种马。他不停地在往外跑,为村里弄来了资金与荣耀。一边与下面的组长聊天,又一边不停地与那些有姿色的女人。

    李沪生心里一直想着肖母的女儿肖媚媚,就是他与女教师方萍*爱时,在巅峰时,他也会无声地叫着:“媚媚”的名字。

    李沪生一天比一天瘦,又一天比一天精神。他喜欢这种感觉。

    有谁在肖媚媚。柔柔的,仿佛在一个婴儿,很久很久。她慢慢地睁开眼,一双满是茧花的手抚着她的额头,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庞,它不美,但是充满了温馨。是母亲!

    “媚媚,你瘦了。”肖母慈爱地说。

    “妈,是您啊!怎么还没有睡?”窗外下着大雪,长夜里有寒风从门缝吹入,令人颤栗。母亲坐在床边,她像哄着小孩子一样安慰着肖媚媚。是的,风雪之夜赋予了寒冷,但面对慈母,虽已跨入暮年的憔悴之景,那一种温情,仍然是如此温馨。她拿着母亲的左手,含情地着,内心有一种激荡的情愫在涌动。

    “妈,我真的没什么?只是工作不开心,一切都会过去的,您去睡吧!”

    肖媚媚劝走了母亲,是老人的话激活她的眼泪!母亲的爱,如亮在黑夜的一盏灯,让她这个从小就失去父爱的女儿变得坚强。父亲是民办教师,她五岁那年,父亲得了癌症,七岁时父亲瘦得像一根干柴,最后,离她们而去。父亲去世时,母亲只有三十岁,一直未嫁人,为了抚养她,母亲含辛茹苦,忍辱负重地被村支书李沪生***,后来,就一直靠他的接济,她才读完大学……

    小时候,老师曾说过,关于精卫填海的故事长大了,才知道那只是童话而已,其实人生中还有许多说不出的伤痛她脑子里全是自己小时候的影子,她喜欢看着镜中的自己在慢慢消失,代之出现的是一个美艳、高雅、冷峻的女人。她再不是重九岁了,那张富有童贞气息的脸,有着半藏半露的含蓄,也许就是这恰到好处地半隐半露,显着那番羞涩,那番气韵,让李沪生有了迷惑,有了情不自禁。

    红尘中有很多人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能让肖媚媚刻骨铭心的恐怕没有几个人。她虽然感激李沪生,但她又恨李沪生。因为,他不是一个好人。

    山里人的生活清静悠闲,波澜不惊。闲不住的还是李沪生,自从与小学校的单身女教师方萍搞在了一起,他就远离了她的母亲……而且,她还偷听到了李沪生跟她母亲的谈话:“媚媚长得娴静矜持,温婉可人。我好喜欢她……你这样的女儿将来走到城里去,会了不得的……”

    “怎么会呢?媚媚心地善良……”

    “我不会看错人的,她能够征服一切男人,征服大城市的夜晚。不如先让我……”

    “母亲听出了李沪生的弦外之音。”肖媚媚知道那晚李沪生想尽一切办法在折磨她的母亲,最后,母亲跪着向他求饶,要他才放过肖媚媚……

    李沪生惊异于肖媚媚的美丽,她的绝世的,无比的美。她***高耸,满含着骄傲,她的眼睛深沉而富有神韵。她不但美丽,而且妩媚,妩媚得令人眼光缭乱。

    记得十七那年,母亲去了县城舅舅家,很晚了也没有回来。肖媚媚一个在房间时洗澡。

    李沪生偷偷摸摸地从村委会往家里赶,他肯定知道媚媚的母亲在县城不会回的。外面月色如水,夜色温柔。到了村口后,清凉的月光,斜斜的照着,村子里很幽静。他的影子便倒在村子里的石板路上,温柔的月光甚是多情,他不由得想起了白天在小河边见到肖媚媚的千种风姿,对着月色长叹一声。唉!世事无常,许多的东西无法预料,也无法把握,就像抓不住的月光。月光下的玫瑰暗自凋零,望着肖媚媚那空灵的倩影。无奈,对于这份惆怅,只能嘘唏不已。

    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肖媚媚的房前。咦,这么晚了,媚媚的房间灯还亮着,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呢?

    李沪生觉得刚才开会时的疲惫一下子不见了,轻轻地去推门,门推不开,他又转身来到窗户边。

    房间里传来一阵阵花香,在空气中弥漫,他吸入鼻中,沁人肺腑。他靠近窗棂,在一条缝隙中睁大了双眼,窗户的缝隙太小,只能用一只眼,他便换着用一只眼看,他的瞳孔在无限放大,被房内的情形惊呆了。

    只见房间的中央,放一只硕大的木盆,点点红色花瓣飘洒在浴盆中的水面上,香气伴着水气,如梦似幻。

    肖媚媚如醉如痴地躺在水中,她在想何少豪目送她上车的情景,老远还见何少豪在路边向她挥……她轻轻地擦试着身体,伴随着擦试身子动作的分解,除了背影,偶尔就只有一个侧身。李沪生在心里念想:“美人,转过身子呀!快点转过来……”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可肖媚媚留给他的只有一个背影。( 七个女人与校长的绝版爱情 http://www.wjxsk.com/6_6885/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