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二百九五节 我买了他们
    “他们的确是我们的奴隶。”牛云涛连忙从衣袋里拿出一卷兽皮,解开系绳,将其展开,指着兽皮上的文字连声辩解:“这是上一任族长把那些豕人卖给我的凭证,这上面还有他的亲笔签名。”

    牛则宇同样拿出一卷兽皮,他语气森冷:“你自己看吧,这是我的奴隶购买凭证。”

    说着,他发出冰冷的威胁:“年轻人,别以为坐上这个位置就能为所欲为。你只是代理族长,没有得到陛下认可并签发文书以前,你只能代管雷牛部。”

    炎齿分别从两人手里接过兽皮卷,转身递送到天浩面前,年轻的代理族长随手接过,将其展开,冷漠的目光从兽皮上迅速扫过,他抬起头,注视着站在面前的这两名申诉者。

    “奴隶……”天浩将两张兽皮合在一起,随手放在王座旁边的茶几上:“真没想到,堂堂雷牛一族,居然还有奴隶?”

    无论大陆南方还是北方,无论任何王国还是部落,都有奴隶存在。产生的原因很多,可无论白人还是蛮族,奴隶数量都很少。以整个牛族为例,充其量也就是几千人。

    “请告诉我,你们哪儿来这么多的奴隶?”天浩眉头舒展了一下,随即皱起,问题很直接。

    “买的。”牛则宇神情笃定,他眼睛里闪烁着意义不明的微光:“大王前往赤蹄城之前一个多星期的时候,召集了城内的一些人,我们也在其中。大王当时拿出三万名豕人拍卖,所以才有了这些努力。”

    “拍卖?”天浩微怔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他把三万名豕人全部当做奴隶卖掉?”

    牛则宇肯定地点点头:“是的。”

    “为什么?”天浩眉头皱得更深了。

    牛云涛连忙插话进来:“豕人的胃口太大了,他们消耗粮食的速度非常惊人。上次出战后,城内的存粮不多了,大王几次召集我们商议,大家都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所以……”

    “所以牛伟邦就把这些豕人当做奴隶卖给你们,因为他没有粮食,养不活这些食量很大的废物?”天浩听懂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于是打断牛云涛的话,顺着把后面未完的内容加以补充。

    “对,对,对,就是这样。”牛云涛弯着腰,连连点头,脸上显露出谄媚的笑。

    “我懂了,这些豕人是你们的私产?”天浩跟随着对方的节奏,面露微笑,恍然大悟。

    年轻代族长的态度比起之间明显有了改变,牛则宇心中的戒备也略有放松。他偏过头,飞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牛云涛,看到对方按照事先约定的眨了下眼。

    牛则宇很快变得安定下来,他觉得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尤其是新任的代理族长很年轻……于是笑了。

    “大王是个好人,巫源竟然狠心将他杀害,真正是该千刀万剐。”牛则宇绷紧了下颌,整个人看上去严肃又庄重:“大人,我们没有想要冒犯您的意思,我们只是在争取自己的正常权益。您初来乍到,对雷角城的很多事情并不了解,我们不怪您。只要把问题说开,把我们的奴隶放回来,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你说的有道理。”天浩的表情有些无所适从,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惶恐。他试探着问:“照你们刚才说的,我只征用了四千名奴隶,大王卖出去的豕人多达三万,这些人……我指的是奴隶,他们在哪儿”

    牛则宇和牛云涛再次互相对视,得意的目光稍一碰撞立刻分开。牛云涛变得有些激动,他感到血气涌到脸上,语速随之加快:“他们被别的贵族买走了,都在城里。”

    “原来是这样……”天浩低头自言自语,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陷入沉思。

    沉默持续了半分钟,这对牛则宇和牛玉涛来说很是煎熬,也颇为提心吊胆。

    良久,牛则宇上前半步,上身微倾,试探着问:“大人……”

    天浩仿佛从梦中惊醒,连忙抬起头:“怎么了?”

    “我能不能……提个小小的建议?”牛则宇脸上堆起笑容。

    “你说。”天浩的表现完全符合不谙世事,初掌大权,却没有太多经验,面对问题手足无措的年轻人。

    “大王已经去了,雷牛部必须有一位新的族长。既然大王临终前传位于您,就肯定有他的理由。我们对此毫无异议,也愿意服从大人您的命令。只不过……有些事情……我们……能不能商量商量?”牛则宇的话语充满了诱惑:“用泥炭代替木柴不是一个太好的主意。我无意质疑大人您的权威,只是这道命令……能不能稍微通融一下?”

    他完全没有看出天浩眼眸深处闪过的那一丝戏谑。

    牛云涛也凑了上来,急急忙忙地说【零零看书网.】:“大人您刚刚接替族长之位,各种事务千头万绪,您没必要把精力放在泥炭这种小事情上。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大人您一定要用泥炭代替木柴,这些小事情完全可以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办得妥妥帖帖,让您挑不出毛病。”

    牛则宇完全没有想到牛云涛会说出这种话,他有些发急,毫不客气用胳膊肘拐了同伴一下,恶狠狠瞪了对方一眼,以同样急迫的语气道:“大人,这些事情我也可以做……我……我可以做的比任何人都好。”

    牛云涛面皮紧绷,他怒视着牛则宇:“你什么意思?”

    牛则宇丝毫不肯相让:“都是为大人效力,何必分什么彼此?”

    “你……”

    “够了!”

    天浩打断了正在争论的两个人,他宁定地问:“除了这些,你们还有什么要求?”

    之前佯装软弱不是为了做戏,只是想要略微放松,顺便看看自己这个代理族长在这些家伙心目中真正的地位。

    不知道为什么,牛则宇忽然觉得心神不定。他用力甩开牛云涛揪住自己袍子的手,面对天浩,讪笑着回答:“……那个……没了,只有这些。”

    天浩把视线转到牛云涛身上:“你呢?”

    后者张了张嘴,显然还想说点儿什么,他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最终还是闭上嘴唇,一言不发。

    天浩恢复了之前专注冷漠的神情:“既然你们无话可说,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

    “据我所知,牛伟邦不是那种会把平民变成奴隶的人。”天浩从鼻孔里发出表明自己态度的冷哼,他的坐姿比之前更加放松:“你们口口声声是他把豕人俘虏卖掉……证据呢?”

    年轻领主脸色变得飞快,从冷漠到软弱,从迷茫到强硬,前后不过几分钟之间,牛伟邦的两位老丈人觉得脑子无法跟上这种变化。牛云涛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牛则宇要好一些,他脸上阴晴不定,试探着问:“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人口买卖,就必须手续齐全。”天浩从旁边茶几上拿起那两卷兽皮,毫不客气地扔在地上,冷笑道:“我很佩服你们的胆量,竟敢用这种伪造的东西在本王面前招摇撞骗。”

    得到族长之位后,天浩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以“王”自居。

    牛则宇和牛云涛并未察觉年轻族长在称谓上的改变,他们真正注意的是“伪造”这个词。两个人同时神情骤变,浑身一颤,随即整个人变得紧绷。

    牛则宇眼角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尽管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愤怒,他仍然强迫自己释放出微笑:“大人,您是不是弄错了……”

    “你好像忘记了本王的身份。”天浩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左手杵在膝盖上,将上身前倾,身形整体姿势极其富攻击性和威严:“我是雷牛族的族长,你应该称呼我为“殿下”,而不是什么大人。”

    牛则宇心中的愤怒越发加剧,同时而来的还有羞辱。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坐在王座上的天浩,按捺着想要扑过去捏断对方脖子的冲动,极不情愿地做出妥协:“……殿下,我……”

    “跪下去!”天浩再次打断他的话,抬手指着坚硬的地面,发出森冷的声音:“这不是觐见本王应有的礼节。跪下,跪在地上说。没有得到本王的允许,永远不准站起来。”

    牛云涛在旁边看傻了眼,没有人催促,他双膝一弯跪了下去。这动作对他来说毫无困难,人老了就经验丰富,虽是简单的几句话,却足以让他从中判断出大量信息,及时作出正确选择。

    牛则宇神情变得冷厉起来,他站在原地没有动,脸色铁青:“你只是代理族长,没有得到陛下的认可,你永远不可能成为雷牛之王。”

    “这就是你欺上瞒下从中骗取好处的理由?”天浩冷笑着反唇相讥:“一万个豕人,全都是你的奴隶……你的胆子真的很大。”

    兽皮卷上注明了购买豕人奴隶的总数,牛则宇一万个,牛云涛五千个。

    “这是牛伟邦卖给我们的。”牛则宇气急败坏,声色俱厉。

    “是的!是的!他们的确是大王卖给我们的奴隶。”牛云涛跪在地上连声附和,他捡起兽皮文书,指着上面的落款连声辩解:“殿下请看,这是大王的签名。”

    “区区一个签名有什么用?你们懂不懂族里的规矩?”天浩平静地说:“大宗交易必须有族长加盖印章才行,好好看看这两张买卖文书,族长之印在哪儿?”

    牛则宇的心猛然往下一沉。

    他知道这是个疏漏,却也是没有办法弥补的漏洞。

    唯一能做的补充,就是尽量辩解:“大王当时把豕人卖给我们的时候可能是忘记了加盖印章。不光是我们,还有其他人的奴隶买卖文书都一样。大人……殿下您如果不信,可以把所有买过奴隶的人都叫来,当面对证。”

    天浩忽然大声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癫狂又妖异,张扬中透着酣畅淋漓:“哈哈哈哈,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当面对证?你以为人多就能稳赢?”

    “你以为你们做的很巧妙,本王什么都看不出来,被蒙在鼓里吗?”

    “三万个豕人奴隶,你们的心真够黑的。”

    笑够了,天浩用力捏了个响指:“把他们抓起来。”

    等待已久的炎齿和侍卫们一拥而上,将牛则宇和牛云涛的双手反拧,用力按倒。

    所有侍卫都是豕人,他们凶悍到极点,彪悍体格超出了牛则宇和牛云涛对豕人的正常认知范围。炎齿一把抓住牛则宇的肩膀,在这种粗暴且不可抗拒的巨力面前,他连保持平衡都无法做到。身体就这样被拎高,双脚离开地面,紧接着后腰也被扣住,整个人从直立状态变成向前倾斜,被按住肩背从空中跌落,膝盖砸中坚硬的地砖,牛则宇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要碎了,痛得嘶声惨叫。

    牛云涛也被按在地上,他的脸上全是尘土,因为按得太紧,过于用力,额头被撞破,右边嘴角和面颊也出现了大片擦伤。

    人类的大脑很奇妙,总会在某个特定场合灵光闪现,让你在混沌与迷茫中拨开迷雾,看清现实。

    剧痛刺激着牛则宇的大脑,让他从恐惧中清醒过来。

    奴隶!

    新的族长!

    一副副记忆画面在脑海里出现。

    那个时候,从赤蹄城传来了牛伟邦的死讯。整个雷角城沉浸在悲痛之中。

    牛则宇和女儿对巫源恨得咬牙切齿是他让妻子失去了丈夫,让一个高高在上的国丈变成了普通贵族。恨意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天浩押送巫源从赤蹄城前往黑角城,在雷角城暂作停留的时候,牛则宇甚至想过要带人冲进监狱,亲手砍下巫源的人头。

    就是在那个时候,牛则宇见到了天浩。

    他很惊讶,强大的磐石领领主竟然如此年轻。对比自己,牛则宇产生了强烈的不满。他很嫉妒,却只是嫉妒,没有想过其他方面,更没有取而代之之类不切实际的念头。

    失去了族长,雷角城变得人心惶惶。( 宿主 http://www.wjxsk.com/5_5722/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