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修真小说 > 长生宝卷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最是无情岁月刀
    林照压下心中遗憾,对守在边上的一位清微宗弟子道:

    “这位师兄有理了,贫道神霄宗和照!”

    说罢,打了个稽首。

    清微宗山门前,左右两边各有两位弟子挺立,却是与神霄宗有些不同。

    “贫道清微宗蕴风,这位道兄客气了,可有需要我帮忙之处?”

    这位自称为蕴风的道人面相饱满,神情和善,体格挺拔,颜值气质俱佳。

    此刻,林照终于明白了,为何清微宗要派遣四位弟子立于山门前。

    “原来是蕴风师兄!

    我与贵宗的火龙乃是故友,但自当年一别,已然十数年未见,心中甚是想念。

    今日路过贵宗,故而特来拜访旧友,还望师兄代为通传。”

    林照神态从容,言谈举止大大方方,缓缓说明来意。

    “哦,小事一桩,和照师兄里面请,先喝杯清茶,我立刻给他传讯。”蕴风行事颇为周到,立刻带着林照前往迎宾殿。

    半个时辰过后,林照脸上稍显失望,带着鸾儿与蕴风告别,随后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先前蕴风传讯后,却得到火龙道人在外历练,不在山门的消息。

    让期待与其会面的林照颇为失望。

    只是人生之事,十有八九不如意者,如此又能奈何。

    既然见不到火龙真人,林照也自淡了心思。

    若是有缘,他日定会相逢,强求无用。

    莲座之上,林照看着下方奔腾的南灵江,犹如一条狂猛的巨龙,穿行在横江山脉之中。

    群山之间,江流澎湃而汹涌,时而撞击山岩,水花四溅,卷起千堆飞雪。

    林照如同一个凡俗的老夫子,给鸾儿缓缓讲述着这条大江的来龙去脉,让其不时发出惊叹。

    在其过往的经历当中,见过的大江大河无以计数,但第一次知晓仅仅是一条大江,也蕴含着如此丰富的知识。

    顿时感觉自家老爷真是......真是“好厉害”。

    前方不远处,便是林照当年见过的大瀑布群。

    此时天空湛蓝,白云朵朵,如同一团团棉花糖飘在蓝天下。

    四月暖阳,照射在肌肤上甚是舒适,正是草长莺飞的好季节。

    莲座的飞的并不高,鼻间偶尔传来花草的清香。

    一盏茶时间过去,莲座悬停在瀑布群正前方。

    看着延绵数十里,水汽弥漫,气势磅礴的瀑布群,林照不禁定定出神。

    轰鸣之声响若擂鼓,持续不断。

    此刻林照心神俱忘,深深为眼前的壮观景象所感染,只有这般自然伟力,方可形成如此雄奇之景。

    那种十几里江面猛然铺开,延绵而下,一泻千里,轰轰然摧枯拉朽的刚猛,完全颠覆了水利万物而不争的绵柔。

    水汽蒸腾当中,带着飘飘洒洒的灵动,将水之飘渺和多变一一演化。

    给身边的鸾儿交待了一番,林照便盘膝坐在莲座当中,放开心神,静静的感悟水之大道。

    两个多月过去,林照不时变换方位,昼夜不舍,风雨不改,烈日不移,深深的陷入水之道蕴当中。

    而收获之大,亦是出乎预料。

    此时林照当空而立,站于瀑布前方几百丈外,猛然一拳打出。

    随着其拳劲涌现,空中同时出现一条磅礴的大江,浪花飞溅,摧枯拉朽般冲向前方的瀑布。

    “轰”“轰”“轰”......

    持续不断的轰鸣声响彻四方,拳劲和拳意显化的元力江河合二为一,与轰然下落的瀑布形成连续不断的撞击。

    这是人力和天地伟力的一次碰撞,也是林照这些时日参悟水之大道的成果体现。

    此时林照的武道拳意,也有了很大提升。

    随后念动之间,林照周身形成一个“水灵罩”。

    如今的水灵罩再也不像以前那般柔弱,而是看上去就给人柔和坚韧的感觉。

    “水灵罩”表面,不断有汹涌的水流循环波动,坚韧之中更加多了一丝狂暴。

    此后水灵罩消失不见,化为一条活灵活现的透明青鸾,还不时做出抓、啄等动作。

    随后各种水行术法转换自如,被林照逐一演练,种种水之精义在脑海中融合、提炼、互化。

    再次深深看了一眼下方的瀑布群落,即便是看了两个多月,林照依旧觉得看不够。

    但是该到离开的时候了!

    莲座法器升空而起,消失在天边。

    看着在莲座中呼呼大睡的小青鸾,林照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歉意。

    这两个多月以来,自己每日参悟水之大道,可把旁边的小家伙无聊坏了,偏偏又要给自己护法,不能随意外出,故而让其很是不开心。

    下方的一座座山峰被抛于身后,林照心中渐渐急切起来。

    算算时间,离开荡波城已然快六年了,不知家中父母是否还安好?林老太公是否还安康?

    渐渐的,一座座人族城池出现在平原上,当年离家时的不舍再次涌上心头。

    三日后,莲座停在云层当中,下方便是荡波城。

    深吸了一口气,收起莲座法器,给自己和小鸾儿加持了藏匿身形的术法后,才缓缓降落。

    看着前方熟悉的城池,城门口人来人往,繁华而忙碌。

    一时之间,林照感觉恍如昨日,自己似是从未离开过。

    缓步行走在大街上,林照放开神识,瞬间整座城池都被笼罩。

    脸上先是一喜,随后又有一丝疑惑,最后却化作淡然。

    小鸾儿跟在自家老爷身旁,嘴巴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在其眼中,这座城池比起巍山城更加繁华,也更加有趣。

    只是此刻的林照,实在没有心思带其游玩,而是直接向着家门行去。

    看着正门口悬挂着的牌匾,黑底金字,上书“水源清正”,林照微微一怔。

    似乎是大武皇帝新近赐下的匾额。

    念头一转而逝,林照在家丁的惊呼和喜悦中,一路向内而去。

    “拜见母亲,不肖孩儿回来了!”

    看到母亲惊喜的面容,以及不敢置信的目光,再扫视到鬓角的花白,林照强忍着内心的愧疚和激动,跪拜在地。

    “照儿,你......你回来了?!”

    母亲语气之中,满是怀疑,自己日思夜想的孩儿便这般出现在自己眼前?

    似是有些不相信这是真实的场景,母亲陈氏缓缓伸出手掌,生怕又是一场梦境,怕自己双手触碰到便会破碎,人会醒来。

    轻轻摸在林照的脸庞上,手掌传来真实的触感,陈氏这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自己的孩儿的确回来了,就跪在自己身前。

    “我的照儿啊,你真的回来了!”

    陈氏眼中的泪水滚滚而下,一把抱住林照,随后紧紧的搂住,似是怕一松开手,眼前的孩儿便再次消失不见。

    半晌过后,待到母亲的情绪稍作平复,林照才道:

    “娘,放手了,以后我会留在家中,常伴您左右,飞不走了!”

    “你个臭小子,又在哄娘开心吧?”

    母亲陈氏让林照坐在自己身边,一只手依旧握住不放,目光细细打量着其颜容,似是想要找出饿瘦了的痕迹。

    “不走了,不走了!爹呢?祖父他老人家还好吧?”

    “你爹闲不住,前几天去了州府,你先去看望你祖父。

    唉,他老人家年事已高,怕是没有多少时日了!”

    母亲此刻终于恢复了理智,拉着林照便向屋外行去。

    “这个小娘是谁?你个臭小子......该不会带个女儿回来吧?她娘呢?”

    直到此刻,陈氏才注意到一直跟在林照身旁的小鸾儿,顿时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林照。

    “娘,你想哪里去了,这是我的侍女,一个奇怪的小丫头!

    鸾儿,快来拜见...老太太!”

    林照额头青筋隐显,连忙出声道。

    “拜见老太太,鸾儿给您磕头啦,祝老太太...身体...安康,长命...百岁。”

    小丫头居然知道活学活用了,看来故事没有白讲。

    陈氏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娘跪拜在地,用脆生生的语气,不太连贯的说着讨喜的话语,心中顿时就喜欢上了眼前的小家伙。

    “哦,你叫鸾儿?今年多大了?”陈氏扶起鸾儿,牵着其小手,随口问道。

    “鸾儿......好像九十多岁了吧?”

    鸾儿皱着眉头,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林照,用不太肯定的语气说道。

    “哦?九十多岁?这孩子尽说胡话,就你这般小人儿,还九十多岁呢?你要九十多岁,我岂不是九百岁了!”

    听到母亲开怀的笑声,林照有些无奈,这般情形实在无法三言两语说清。

    随后陈氏带着林照和鸾儿,向着林老太公庭院而去。

    此时府中已然传开,很多族人知晓林照归家的消息,纷纷过来看望。

    陈氏笑逐颜开,看到族人便主动开口打招呼。

    林照亦是一一给族人见礼,语气热情,却又保持着距离。

    一盏茶时间过后,在鸾儿头脑一片凌乱中,林照进了林老太公所居的庭院。

    此刻日光暖阳,林老太公正靠在铺了软垫的躺椅上晒着太阳。

    看着自家祖父微闭的双目,雪白的须发,以及脸上的老人斑,林照心头一酸,不由自主双眼微湿。

    林老太公似是听到了动静,缓缓睁开双目。

    林照赶紧上前几步,来到林老太公身前,跪倒在地。

    “祖父,您老人家身体可好?孙儿回来了!”

    双目定定的看了林照一会儿,目光浑浊,暮气深深,这才认出了林照,缓缓抬起手掌,老人家似是要握住林照手臂。

    林照连忙挪动身躯,轻轻握住自家祖父的手掌。

    感受到老人皮包骨头的无力,以及看到自己后脸上纯粹的欣喜。

    林照心头大恸,泪如泉涌,再也难以自己。

    妙书屋( 长生宝卷 http://www.wjxsk.com/5_5716/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