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修真小说 > 长生宝卷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了尽尘缘岂易事
    林照和鸾儿一路缓步而行,鸾儿看着街边的店铺,以及各种物件时,顿时充满了好奇。

    似是什么都想去摸一摸,动一动。

    好在林照这些时日给其讲述的故事起了作用,现在已然能克制自己的好奇心。

    在鸾儿的眼中,街道上的建筑和行人都是绚丽的风景。

    而在行人眼中,林照和鸾儿一大一小,大的一袭道袍,飘然出尘,风采绝世;小的粉雕玉琢,可爱动人。

    又何尝不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看到鸾儿望着路边的种种美食狂吞口水,林照莞尔一笑,心道果然还是一只小妖。

    随后只要鸾儿看上的、想要的,林照便统统买下。

    让其品位人间美食,亦是一种体验和修行。

    在这方面,林照从不会阻止。

    一路行来,种种美食、饰物、衣裙,林照都给鸾儿置办了不少。

    直到此刻,鸾儿才真正体会到人族衣裙竟然这般美丽,有如此多款式。

    不过也有一桩不好之处,便是在其心中,这些城池中的人类生的丑了些,身上的味道臭了些。

    要知这等人族城池,红尘之气汇聚,污浊之物交集,故而味道自是难闻。

    这也是很多修士不愿步履红尘的一个原因。

    记得林照前世曾经看过一位修行者的自述,言及当年在山中闭关三年,第一次下山时,与一座大城相隔三十里远,便闻到有臭气直冲口鼻。注

    林照修行以来,才知道此事真实不虚。

    只是林照心性出众,对于这点小事自是不放在心上,稍作忍耐便过去了。

    当林照带着鸾儿踏入“仙缘客栈”,正好看到客栈柜台后方,有一人端坐于太师椅上,手中捧着一个翡翠色的小茶壶,神色悠然,看着旁边的客栈伙计做事。

    此人便是当年的何老板,只是如今何老板看上去越加富态,须发也有些斑驳,已经初现老态。

    “何老板安好,可还记得当年故人否?”

    林照缓步来到柜台跟前,对着何老板含笑出声道。

    何老板站起身来,将手中的玉壶小心放好,看着林照,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半响过后,才指着林照,高声笑道:“我记得你,我记得你,你是林公子,对对对,你就是林公子!”

    林照暗自敬佩何老板的记性,不愧是客栈老板。

    “何老板好眼力,正是在下,多年不见,何老板依旧是这般精神抖擞。”

    林照向着何老板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怎会不记得,当年林公子你走后,清微宗的火龙仙长还专门来寻你,不过得知你走后,颇为失望。

    此事我老何记得很是深刻,故而才能认出公子!”

    随后两人一阵寒暄后,林照问何老板是否再见过火龙道人,却被告知从那之后,火龙道人再没有来过仙缘客栈。

    林照见状也不再多言,而是直接让何老板开了一件清净院落。

    何老板开客栈多年,见识过人,在看到林照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眼前的林公子如今怕已然成了修士,且修为绝对不低。

    故而很是客气,挑了一间最上等的院落,亲自给林照引路。

    一夜无话,林照和鸾儿都在修行中度过。

    小青鸾早已觉醒了青鸾一族的修行之法,故而每天亦是修行不断。

    林照准备等有闲暇时,让鸾儿将其修行功法口述出来,看看能否自己先行领悟,然后再指点其修行。

    如此或许能够使其加快修行进度,同时也可以针对性的准备些丹药。

    第二日一早,鸾儿嚷嚷着让林照给其梳头,一定要个总角头,也就是前世俗称的“包子头”

    其实以鸾儿如今的面相,应该是自然垂髫。总角需得过了七岁以后,才可梳得。

    不过对林照而言,哪里会想到这些,小家伙想要,给其梳了便是。

    只是林照也不用梳子,真元御使之下,须臾间便成就了两个总角,然后以花布包起。

    顿时,一个明眸善睐,又显得粉雕玉琢的小娘出现在铜镜当中,让鸾儿小脸上满是喜色。

    随后两人退了房间,林照随手给何老板留下两瓶丹药,便告辞而去。

    当何老板打开丹药后,才激动的道:“哈哈哈,我老何今日遇到贵人,这培元期也可去拼一下了!”

    此人也是个果决之人,再次看到了突破境界的希望后,立刻做出种种安排。

    几日后,何老板将客栈交予子女打理,自己开始闭门潜修。

    十年后,何老板侥幸渡过培元天劫,寿元增加,心中对当日的林公子感激不已,便花费人脉四处搜寻。

    只是时光荏苒,终其一生,再也未曾见到当年的恩人。

    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林照带着鸾儿,行于街上。

    此行的另外一个地方,需得拜访一番,以圆满自己心境。

    一路走街串巷,来到了巍山城修行集市,林照在街尾看到了既陌生又熟悉的店铺。

    “秦氏符箓阁”的牌子依旧挂在那里。

    林照踏入店中,一个小伙计迎了上来。

    “仙长,您可要符箓?可要小的给您推荐一二?”

    看着自己当年设计的货品摆放木架,听着跟自己当年相似的口吻,林照不禁笑了起来。

    “你们秦老板可在?”林照直奔主题。

    “在的,在的,仙长您认识我们秦老板?”小伙计有些忐忑,小声问道。

    林照冲其摆摆手,并未作答。

    神识扫过,林照已经确定了秦承之的位置,但是并未打扰。

    过了片刻,等秦承之绘制完一道符箓后,林照这才以法力传音道:

    “秦老板,可否出来一见?”

    秦承之闻言一怔,皱着眉头站起身来。

    待其走到店铺之中,看到林照的一刹那,忽然身形僵立,脸上也变得毫无表情。

    这道身影,这幅面容,这般风采!

    跟当年相比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气质更加明净出尘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多年不见,林公子可安好!”秦承之脸上忽然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只见其脸部肌肉僵硬,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旁边的伙计瞄了一眼自家老板,连忙低下头去。

    实在不敢再看,再看怕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

    林照面不改色,好似没注意到秦承之的表情,很诚恳的说道:

    “贫道近日路经此地,想起当年多亏秦老板收留,故而特来感谢。

    当年之情,贫道不敢稍忘,这两瓶丹药或许对秦老板你有所助益,还请收下。”

    说罢,先是稽首行礼,随后双手奉上。

    秦承之看着眼前容颜不改的年轻道人,见其这般大礼拜谢,心中只觉悲喜交加,心绪犹如大海行舟,难以平定。

    十几息过去,两人都是身形不动,一个保持着躬身奉礼的姿势;一个脸上阴晴不定,呆立当场。

    边上的小伙计浑身不自在,偏偏又不敢挪动分毫。

    “道友客气了,我收下就是!”

    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想起,秦承之接过玉瓶,手指稍微有些颤抖。

    对于一个画符多年的老符匠,保证手指的稳定,那个职业素养的基本要求。

    由此可见其此刻情绪的波动,是何等激烈。

    如今秦承之两鬓已然斑白,肌肤略有松弛。

    此时其心中一会儿暗狠老天不公;一会儿又自叹自怜;一会儿又暗自后悔当年为何没有对林照好一些。

    情绪变化之波折,外人实难得知。

    林照见秦承之接过丹药,便和善的对着秦承之点头一笑,随后牵着鸾儿的小手,转身出了店门。

    “秦氏符箓阁”之内,秦承之脸上的神情依旧变幻不定,连出门送客这等常识都未能顾及。

    看了秦承之的表情,林照如何会猜不透其心思。

    不禁暗叹一声,心中忽然想起前世的一句话来。

    性格决定命运!

    虽然不是全对,但每个人的一生中,人生轨迹有很大一部分吻合此理。

    了解两件事,林照对这巍山城再也没了任何留恋,直接带着鸾儿向城外走去。

    了尽尘缘!

    师尊太虚真人的话语再次在耳边响起,原来如此!

    每走一步,林照都感觉心中愈发平静。

    待出了巍山城,林照放出“神霄驱雷宝船”,缓缓向着远处的十三道灵峰行去。

    此去虽然是拜访火龙道人,但自己身为神霄弟子,又岂能坠了宗门颜面,自然是摆明身份。

    宝船周围,时而有飞去来兮的清微宗弟子经过,看到这艘很具有代表性的宝船后,都是暗自猜测到底是哪位神霄宗修士要前往宗门。

    清微宗修士的心思,林照一概不去理会。

    此时其另有要事。

    刚才忽然想起此去代表宗门颜面,但身边的鸾儿却是个心无挂碍的。

    故而,此时林照正在叮嘱鸾儿,稍后该注意哪些事项。

    一刻钟过后,林照走在前方,鸾儿乖巧的跟在其身后。

    看到上方高大的青玉牌上,刻了三个金色的大字“清微宗”,林照身形不动,细细观摩了十几息。

    虽然想继续参悟一下字中的大道意境,但毕竟站立于别人山门前,若是久久不动,未免太过于不懂礼数。

    容易被人理解成...我就是前来堵门的!

    如此这般,怕是容易被人打。( 长生宝卷 http://www.wjxsk.com/5_5716/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