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修真小说 > 长生宝卷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秋意渐浓人独立
    十几息过后,林照抬起头来,脸上满是坚定之色,看着三位门中真一轻声道:

    “弟子以为,长生之途上道险且长,能真正长生者寥寥无几,其中固然有根骨资质、功法传承、修行资粮、个人心性等因素限制和影响了很多同道。

    但更多却是陨落于寻道之中的斗战杀伐。

    这长生之途乃是参玄悟道之途,但又何尝不是争斗之途?

    故而,护道之法事关生死,需得谨慎。

    虽然术法、或是器物都是护道的上乘选择,但弟子以为炼体之法,才是解决根本的上上之选。

    肉身乃渡世宝筏,肉身损毁,岂有长生道途可言?

    至于天劫加重,弟子却是从未惧怕过,这实乃天道以更高标准考验修士道行而已,渡不过去固然是身死道消。

    但若是渡过去了,却更能为长生之机添加助益。

    以上乃弟子的一些浅薄见解,非是在三位师祖面前取巧卖乖,实乃心之感悟,且一以贯之,以身行之!”

    林照声音虽轻,但言语之中的果决显露无疑。

    复常、复尚、复远三位真一随着林照话语,脸色表情亦是起伏不定,等林照说完,却是谁都没有出声,而是各自思索。

    对元神境的修士而言,道途早已确定,且各具道心,根本不会为他人言语所动。

    但看着眼前这位才初入玉液期的宗门弟子,修行不过二十载,却明悟自己道途,并践行其间,其心性智慧,岂能以简单的天资卓越来概括。

    殿中三人可能随便入定悟法,或者突破一下道行境界,都是以百年来计,而眼前的这个小弟子在如此年纪,便能对道途彻悟至此,坚定如斯,神霄宗立宗十余万年以来,都是极其罕见。

    林照见三位真一沉默不语,心中又有了计较。

    “三位师祖应该知晓灭道盟吧?”

    不待有所回应,林照继续道:

    “弟子此次在回归宗门途中,遇到了灭道盟的袭杀,其出动了一位金丹境真人,两位融法境真人,三人潜藏设伏,欲灭杀弟子!”

    “灭道盟对你出手?”

    复远真一不待林照说完,便双目射出慑人心魄的神光,浑身气机更是暴涨,沉声问道。

    边上复尚和复常真一脸上也出现暴怒的神情,磅礴的气机涌动,隐约间似有无边雷霆酝酿。

    林照见三位师祖都是目露关心和愤怒的情绪,连忙稽首行礼道:

    “三位师祖莫要担心,对方三人全为弟子反杀!”

    说罢,取出三颗金丹以及银色铃铛、金锥以及墨绿色砚台等物,交由三位师祖查看。

    几位真一稍作打量,便知林照所言属实,心中不禁后怕不已。

    如此天资绝代的弟子,要是被灭道盟给杀了,那对神霄宗这等古昆界修行大宗而言,都是很大的损失。

    作为古昆修行界的巨无霸,神霄宗无论是功法传承,或者是修行资源上从来都是不缺,唯一看重的便是天才弟子。

    唯有资质卓越的天才弟子,才是传承道统,延续和发扬宗门的核心,整个神霄宗的上层对此有非常清晰的认知。

    不过三人在愤怒过后,接踵而来的便是惊诧。

    初入玉液期就能反杀三位真人,还是一个金丹境、两个融法境,这事说出去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随后复常真一等开始询问各种细节,从对方施展的术法、攻击方式,到林照如何应对等等情况,都了解一番。

    最后林照说到以自创的术法遁空闪避,以《金刚狮子吼》震慑对方,再运转《金刚龙象大力涅槃经》拳杀三人时,又顺道说了一番炼体的重要性云云。

    三人看着林照说的有模有样,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一时之间,整座大殿都为笑声震动,上面的禁制自发运转,光华闪烁。

    “好了,你小子不用说了,此事老道为你奔走,禀明掌教,想必会为你破例一次,你回去等候便可。

    另外灭道盟之事,你也不用担心,宗门自会出面,让其撤销对你的刺杀,我神霄的弟子都敢刺杀,这灭道盟也该敲打一番了!”

    复常真一笑着摇摇头,说到最后,却是语气当中隐含霸气,将神霄宗的强大和无忌表露无遗。

    林照闻言心中也是暗喜,起身谢过复常真一。

    “你心中可有考量,到底是谁委托灭道盟对你出手?”

    复常真一话语刚落不久,边上的复尚真一却神情肃穆,看向林照。

    稍作思忖,林照便答道:“说来弟子如今的经历也颇为简单,自修行开始更是没有与人结过大仇,故而心中也自纳闷,到底是谁人想让弟子身死道消?”

    林照说完,复尚等人沉吟起来,随后复远与复尚两位真一对视一眼,却是再未多言。

    随后林照准备起身告辞,却见复远真一拿出一个储物袋,开口道:

    “虽然你肉身强悍,近战强大,修为到底有些低了,里面有一些保命之物,你可酌情而用。

    无论何时,一定要记住,只有保全性命才有以后。”

    边上的复尚真一也开口道:“你小子行事稳妥,不过老道我再叮嘱你一番。

    你灭杀三位成丹期真人的事情切勿对外人再讲,须知树大招风,一旦被人得知,我怕是宗门的威名都无法让你保全。

    切记,切记!”

    林照心中感动不已,起身躬身大礼谢过三位真一,随后离去。

    看着林照的背影消失在大殿门口,殿中的三位真一面面相觑,随后各自苦笑摇头。

    “哎,这小子会不会太过于‘早慧’了?”复远真一脸上表情复杂,自语道。

    “早慧?”

    “我看你是对其期望过甚了吧!师弟,不是我说你,有些时候你这护犊之心过重了!”复尚瞪了复远一眼,语气不满道。

    复远真一却是道:

    “师兄,这小子的本事你怕是还不知道,其何止是千年一出的天才,我看怕是万年一遇都是往低了说!

    你可否知晓,这小子达到‘入微’境界的术法有多少了吗?几百门!

    这其中的含义你可否想过?”

    复尚和复远真一闻言怔了怔,思索片刻才异口同声道:“道法通明?”

    说完后,各自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随后复常真一口中喃喃自语:“又一个德暝祖师?”

    殿中一时陷入寂静。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小子在炼体道路上越走越远,一定要掰过来!

    我这就去见掌教和德崇祖师,门中的规矩真的要为这小子破例方可!”

    说罢,复常真一起身,复尚和复远真一也各自告辞。

    ......

    林照出了“蕴雷峰”,忽然记起当日答应太一宗的宴冰心,有枚玉简要亲手送到玉明妃的手上。

    虽然心中有些不太想去见那位师姐,但既然已经应诺了别人,自该忠人之事,遂朝着“玉灵峰”而去。

    以林照如今的遁空速度,比起以前至少快了一倍有余,不久之后,“玉灵峰”已然在望。

    此时秋意渐浓,玉灵峰上遍山红霞,瑰丽多姿,灵果累累,使人垂涎欲滴。

    快要接近玉明妃洞府时,却见其洞府前的悬崖边,正有一女子独身而立,身影萧萧,似与漫山秋意融为一体。

    春女思,秋士悲!

    也不知其是否如同男子一般,因看到这万物逐渐凋零,繁华不再而感伤。

    忽而秋风泛起,吹得那女子衣衫飘飞。

    林照行到近处,看得分明,可不正是风华绝代的玉师姐吗!

    “玉师姐!”

    林照在天空轻唤一声,却见其未曾立即回应。

    半晌过后,玉明妃抬头上望,脸上带着伤感和茫然。

    似是看清了来人,玉明妃脸上忽然流露出欢喜的神情。

    一时之间,脸上的伤感和欢喜交织在一起,勾画成一幅让人怜惜的绝美画卷。

    林照轻轻落于玉明妃身旁,笑道:“尝闻‘落花人独立,风雨燕双飞!’师姐立于这瑟瑟秋风之中,一人独处却是为何?”

    “落花人独立,风雨燕双飞!”

    玉明妃并未作答,而是重复了一遍林照的话语,似是细细品味其中的意境。

    半晌过后,才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强作欢颜道:“多日不见师弟,却是还未谢过之前相赠灵药的情谊。

    只是那般贵重的物品,你却一声不响便送出,这让师姐如何感谢?”

    林照见玉明妃今日一身素白衣衫,黛眉似远山泛愁,双目如秋水含悲,顿时心知其必是遇到了为难之事。

    只是男女有别,两人交情也并不算太深,也不好过问。

    “此事师姐莫要再提,些许灵药而已,共为同门,我与师姐又是好友,相互之间有所帮助,本是应该。”

    林照浑不在意的摆摆手,又自问道:“师姐可认识太一宗的宴冰心?”

    “宴冰心?”

    玉明妃原本有些愁绪的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看着林照定定打量。

    林照见其如此神态,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好继续解释道:

    “前些时日我随五雷院的师伯去了一趟太一宗,无意中见到了那位宴师姐。”

    “哦?”

    玉明妃面无表情,继续看着林照。

    “那位宴师姐言及跟师姐你相熟,托我给你带了一枚传音玉简。”

    说罢拿出玉简递了过去,并随口以开玩笑的语气道:“师姐你莫要再以那种目光看我了,师弟我有些害怕!”

    玉明妃接过玉简,脸上忽然泛起顽皮的笑意,开口道:

    “师弟你说实话,那位宴师姐生的美不美?”

    ()( 长生宝卷 http://www.wjxsk.com/5_5716/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