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修真小说 > 长生宝卷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东凰历练变数起
    “罢了,和照师侄的问题引人深思,但如今头等大事,却是尽快返回宗门,你们且安心修行,莫要多事!”

    太苍真人开口打破宁静,又向林照等人交代几句后,才与太宇、太澜一道离去。

    剩下林照等人再没了闲聊的心思,只是简单相互交谈几句,便各自暂居之所。

    接下来几日,林照再未踏出所居院落半步,每日只是静心修行,参悟种种术法。

    经过在虚空瀑布前感悟大道衍生和互化,以及以往参悟上千门术法的种种经验,林照对于术法的理解再次站在一个新的高度,以高屋建瓴来形容都不为过。

    无论是低阶术法,或者是超阶术法,其根本核心有三点,勉强可概括为“道”“法”“术”。

    其一乃是术法法理。

    比如一门术法是以五行大道为成法基础,或以阴阳大道、雷霆大道、宇之大道、宙之大道等为基础,此乃术法存在之根本,术**效之核心。

    而一门术法的创立,便是运用这般大道进行合理组合,但每个大道又蕴含无数法则,或为变化,或为衍化,不一而足。

    一门术法的成法基理到底包含多少大道法则?是否搭配合理?直接关系术法威力强弱,以及实用性等等问题。

    这便是术法之“道”,亦可称为“法理”!

    其二便是术法结构,有了术法法理,还需合适的术法结构,这如同房子的样式一般,是建成高楼,或者是建成平房,便是取决于此。

    而此处的根本便是符纹,符纹乃是大道之显化。具有内蕴大道,外显威能的作用。

    而无论术法、阵法、符箓,或者是禁制、神通,无不与此有关,符纹可大可小,可隐可显,小则须弥芥子,无迹可寻;大则凡胎肉眼可见;隐则布于虚空;显则书写成文,落于纸面。

    以种种符纹为砖瓦,搭建结构是否紧密合理,能否祛除了冗余等等,也关系到术法的威能,以及施展方式、施展时间等等问题。

    此乃术法之“法”,方法的“法”!

    其三便是术法的施展方式,包括念诵咒语、掐动法诀、手结法印等等,都是修士通过语言或者肢体,来沟通、撬动、共鸣冥冥之中的大道之力,最后以体内法力为引、为源,结合种种天地天地元气,从而释放成形。

    最后便是术法之“术”!

    而术法之所以有高低之分,根本原因在于以上三点,尤其是“道”与“法”这两个环节。

    当然,“道”“法”“术”的本来含义是指道法境界的高低,此处仅仅为借用引申。

    而到神通层次,基本上可以省略第三步,甚至第二步,古往今来,多少大能直接就是言出法随,从根本上调动大道之力,那又是另外一个境界。

    而绝大多数修士修习术法,都是严格遵循术法的修炼方式,不敢稍有改动。

    用长年累月,无数次的练习来达到熟能生巧的目的,但这些修士从根本上还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如此这般,也不会影响其成为术法高手,但往往学习几门、几十门术法之后,便再也无力他顾,也无时间分心,修士的根本还是要增加修为,增强道行。

    但林照修炼术法的方式与其它修士不同。

    在不影响修为的前提下,林照对于大道的参悟越来越深。

    另外随着其领悟的术法数量越来越多,渐渐也认知、归纳、总结出越来越多的符纹结构,做到了“知其共性,识其特性”。

    对符纹本身,以及种种符纹结构真正达到了然于胸的程度。

    至于手印、手诀、咒语这些法门,更是归纳总结出了整套体系。

    如今林照再次参悟新的术法,都能很快明白其法理。

    可以自上而下,一路剖析符纹以及符纹搭建结构,再解读咒语、掐诀、结印等成术方式,很快就能将一门术法参透,甚至可以做到修正,增强。

    而参悟如此多的术法,当然能够增加林照的护道之力,但这不是其根本目的。

    林照的根本目的还是由“术”及“道”,通过参悟大量的术法,从而去反推大道,参悟大道。

    修道修行,一为“道”,二为“行”,两者相辅相成,互为表里。

    以上种种,非是林照独创。

    而是古昆修行界十几万年来已有之事,日后想必也会再有;而林照已行之事,日后也必有天纵之才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

    东部凰洲西边,长陵山脉如同一座巨大的屏障,岭延绵,挡住了来自西边“妖魂海”的风暴,同时也使其长年降雨量充沛,一年当中有一半的时间都是暴风骤雨。

    长陵山脉大体呈南北走向,自北向南,地势逐渐降低,延绵两万多里,其中高山峻岭不计其数,种种飞禽妖兽以亿计数。

    “狮吼岭”名如其形,宛若一个仰天巨吼的雄狮头颅,座落在长陵山脉中部。

    据传说“狮吼岭”乃是一头天妖级别的“吼天狮”,因大造杀戮,有伤天和,被上界天兵天将击杀,斩落的头颅所化。

    到底是传说,或者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早已湮灭在时光长河之中,后人不得而知。

    但此地倒是有条庞大灵脉,后来被神霄宗占据,建立了“东凰别院”。

    东凰别院在长达数万载的风风雨雨当中,一直为神霄宗搜集天材地宝,密切打探东部凰洲的妖族动向,立下了汗马功劳。

    东部凰洲乃是妖族的地域,地域广袤,东西距离超过百万里,南北距离更是超过三百多万里。

    其中基本为妖族占据,除去能吃的,能直接打造成器物的,很多天材地宝妖族根本不会利用,使得人族诸多修行宗门眼馋不已。

    故而修行界各大宗门,都在东部凰洲设有据点。

    只是妖族势大,几万年来,这些据点一直在修建、毁灭,毁灭、修建两个循环中来回游走。

    东部凰洲有两大妖族圣地,一为“凰圣宫”,一为“妖神山”,两大势力一北一南,相互之间时有争斗,亦有合作。

    只是相对而言,妖神山更有侵略性,凰圣宫则较为平和。

    此时,狮吼岭东凰别院内,一处大殿中有十余位修士正言辞激烈,各抒己见,争成一团。

    “太拙师兄,原定三个月的内门演法历练,如今早已超出时限,我内门弟子已然有二十三人道消,四十多人受伤,现在还要继续下去?

    如今战事愈加激烈,再这般下去,难道宗门就不怕内门弟子出现断层?”

    一位须发乌黑,双眼狭长,颧骨高突的消瘦道人正身躯如松,站于大殿之内,神情激愤,对着坐于上首的考校司法主太拙真人沉声说道。

    说话之人名为乌云峰,乃是神霄宗长老院的一位长老真人,出身神霄宗乌氏一脉。

    此次为了保护内门弟子演法历练的安全,宗门长老院特意调派了十余位长老至东凰别院,乌云峰便是其中一员。

    太拙真人眼帘下垂,似在倾听,又似在沉思,还未等其开口说话,大殿左首有位修士豁然站起身形。

    此人白面无须,面容方正,脸上隐含紫气,双目开合间神光四射,也是一位长老,名为吕正奇,出手神霄宗吕氏一脉。

    这吕氏一脉与乌氏一脉有些夙愿,双方已经明争暗斗了几百年,好在都是在可控范围,并未激化。

    吕正奇对着乌云峰稽首一礼,才开口道:

    “云峰师弟,莫要激动,如今正是占据‘墨云岭灵石矿’的关键时期,人手本来就严重不足,怎可在此等关键时刻,让内门弟子撤回。

    要是内门弟子撤回,难道你我亲自上场,与妖族大妖去拼杀不成?请恕师兄直言,真要如此,那与妖神山的战事必将再度扩大。”

    乌云峰双眼一眯,就欲开口反驳,可已经有人抢先一步,对着吕正奇喷去。

    “正奇师兄何出此言,要知内门弟子在我宗传承当中,有承上启下的作用,区区一个灵石矿,怎可与内门弟子的性命相比,正奇师兄此言谬也!”

    开口反驳之人相貌儒雅,虽然身着一身道袍,但打扮的一丝不苟,浑身上下衣服不见一丝褶皱。只是看其说话摇头晃脑,颇有些像凡俗间的夫子。

    此人乃是东凰别院的一位驻派真人,名为樊太愚。出生于世俗一户樊姓人家,少年时亦曾攻读诗书,中过秀才。

    可惜造化弄人,其家人在一次妖兽之乱中全部丧生,后来机缘巧合下,入了神霄宗。

    因痛恨自己当年身为书生,无丝毫武力,故更名为“愚”,又是位属“太”字辈,故而名为樊太愚。

    因其极度痛恨妖族,故主动申请常驻东凰别院,一有机会就去灭杀妖兽。

    其人看似读书读痴癫的模样,其实乃是斗法厮杀的真正狠人,一手雷法施展的出神入化,厮杀经验极其丰富。

    吕正奇脸上紫气翻腾,似是修炼了某种功法,正欲开口反驳樊太愚的说法,却不防乌云峰再次开口。

    “吕师兄你的观点我也赞同,能抢下灵石矿那是最好,但如同太愚师弟所言,拿内门弟子的性命去填,却是万分不妥!”

    “乌师弟,你的意思大家清楚的很,但你要明白,我等为了这处灵石矿,已经道消了不少同门,难道你想让这些道消同门死的毫无价值吗?

    你乌氏一族的子弟,亦在其中,望你三思而后行!”吕正奇这番话连打带消,不仅点出了乌云峰因家族子弟死伤而起的私心,更是以之为大义,反攻倒算。

    随后大殿内众真人纷纷开口,有支持立即撤回内门弟子者,亦有坚持继续让内门弟子历练,选出真正修行种子者。

    一时之间,殿内唇枪舌剑,战作一团。

    忽然,殿门被推开,四位气机深敛,犹如凡人的道人走进大殿。( 长生宝卷 http://www.wjxsk.com/5_5716/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