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24扬州悍匪(求票)
    其实韩怀义还挺享受白七这样的。

    因为除了白七,他已经没有什么这种互动的朋友了。

    回去后他想到刚刚那一幕都要笑。

    白七这个混蛋真特么没救了。

    鱼儿问他怎么了,韩怀义把情况一讲鱼儿就说:“你们都不是好人。”

    “我不是好人我早把你办了。”

    鱼儿没吭声,谁叫你不办!可不是以前坏女人碰多了,然后。。。

    她就很担心的瞅瞅有人的笔帽。

    韩怀义没注意到她的小眼神,和她说:“鱼儿,明儿你和你爸说一下,问他想不想去美国。”

    “他不会去的呢,他不做事就闲不住。”

    “好吧。”

    “另外今天罗阿姨找我的,还给我了好多东西。”鱼儿说的罗阿姨就是罗嘉林。

    哈同这也算曲线报仇了,因为他算起来是韩怀义的叔。

    韩怀义看着鱼儿拿出来的一首饰箱的金银玉器,想了想道:“你们女人之间的来往你自己有数就行,回头你也补给人家一些好东西吧,罗嘉林还是蛮好的人,你可以和她学到许多东西。”

    鱼儿却委屈了:“可是我没有钱。”

    韩怀义一愣,对了,这丫头虽然开始拿工资了,但她那点钱怎么还得起罗嘉林的人情。

    韩怀义就乐了:“那你求少爷啊,少爷就赏你一些。”

    “不求,你不给我钱去还人情,丢的也是少爷你的人。”鱼儿还蛮有逻辑的,韩怀义顿时哭笑不得,说:“这样吧,你和嫂子干脆合起来做个什么生意,交给其他人打理怎么样?”

    “做什么生意呀。”鱼儿眼睛扑闪着,其实很激动,但这个笨丫头赚钱也是为了存嫁妆。

    韩怀义想了想,道:“你拉上蔓蔓和大嫂也可以带罗嘉林,在俱乐部边上投资个女子会所吧,让蔓蔓安排人帮忙照看着。”

    “女子会所?”

    “就是女技师按摩呀,教导女人舞蹈钢琴啊,再顺带卖卖化妆品呀。”韩怀义和她一顿哔哔,鱼儿立马来神了,拼命的记。

    这一折腾就是好晚,鱼儿最后才想起来一个关键问题:“少爷你怎么懂这些的!”

    韩怀义懒得和她烦上楼睡觉,但鱼儿跟着他追问:“你怎么懂的!”

    韩怀义将她的包子一顿揉她才消停。

    次日大早她就屁颠颠的跑去找人去了,韩怀义则直接去了新区。

    因为沪西豪庭已经竣工,今天赫塞已经带人在这里开建福特工厂和铸币厂。

    工厂厂房的建筑很简单。

    加上有福特方面提供的现成的图纸,至于铸币厂的安保问题也有谢苗负责。

    所以基本上没什么让韩怀义烦恼的地方。

    他走马观花一圈后正要跑俱乐部锻炼,魏允恭却忽然找了过来。

    “大兄有事?”韩怀义看他脸色不对。

    “怀义,端方到两江总督任上了。”魏允恭的脸色很凝重:“那厮拿着裴大中租给你的五百亩地正在和香帅扳手腕子呢。”

    “哦?”韩怀义倒没注意到清廷这边的动向。

    他甚至连石金涛现在过的怎么样也没关心过。

    因为如今的韩家早不是当年的档次了。

    “端方说裴大中贱卖良田给洋人,坐看法租界过界而不管束。。。”

    魏允恭将端方冠冕堂皇的理由一顿说,不过他安慰韩怀义:“对方也只是乱咬几句,朝廷断然不敢将五百亩地收回的,因为你们和上海官府的协议里租金条款等种种都是手续齐全的。加上北边也不是傻子,晓得新罗马为洋务拉来了多少的强援和生意。。。”

    魏允恭正说着呢,一辆车开来。

    罗嘉林见到韩怀义后也没避讳魏允恭,她说:“查理,端方在找裴大中的麻烦是吗?”

    “你怎么知道的?”韩怀义很奇怪。

    “我在北京的一些朋友知道我们家和新罗马的关系,他们给我们提的醒。”罗嘉林接着道:“另外我们怀疑公共租界有人向端方提供了法租界实际意义上的扩张证据。”

    法租界的西扩是赖不掉的,俱乐部和大世界以及沪西豪庭,新区和两个厂都在清廷的管辖范围内。

    虽说这些都已经和裴大中报备,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些玩意是属于法租界的新罗马的。

    这时魏允恭说:“端方还抓着了一点,他认为你们给予上海的税赋太过低廉。”

    好吧,这也是个赖不掉的证据。

    因为大世界除了土地租金之外,上缴给清廷的只有看在裴大中面皮上的100两银子/月的定额捐收。

    但谁都知道大世界日进斗金。

    韩怀义随即问魏允恭:“那么香帅是什么意思呢?”

    “他来任他来,他要动裴大中也得先过香帅这一关。”魏允恭道,碍于有边上的罗嘉林,他还有些话藏着没说。

    罗嘉林说:“端方初来乍到想立些威风,结果却找上了新罗马,这个人的眼光本事也真够可以的。”

    然后她道:“过几天我和哈同要去一次北京,参加隆裕皇后母亲的生日,怀义你信得过我们的话,我们也帮你们在北边走动走动?”

    魏允恭听到这句话倒吃惊了:“您和隆裕皇后的母亲熟悉?”

    “恩,她几番要认我做干女儿。”罗嘉林道。

    哈同在中国做生意背靠着租界却没有放弃营造内陆的关系。

    其实韩怀义当时要不是靠上香帅,他还有手段对付韩怀义,但现在大家阴差阳错的成了朋友,那么他的关系自然也成为了韩怀义的关系。

    魏允恭听完也就不藏着心思了,他立刻道:“那就好那就好,怀义,另外我还得知端方的下人和你们扬州那边的徐宝山搞着鸦片。要是我们能扣住他的命门,再请罗夫人直接走满人的路子,端方也就彻底熄火了。”

    徐宝山?韩怀义听到这个名字依稀有些印象。

    魏允恭告诉他。

    徐宝山原先还算良民,有次杀了欺辱人的旗人之后便流落江湖。

    他跟过个叫孙七的人,孙七死后他就独霸了孙七的人马。

    而这货看似只晓得打打杀杀,其实极其精明。

    因为壮大之后他居然趁着变法之际联络康南海,还自封两湖兵马大元帅要清君侧。。。( 民国之远东巨商 http://www.wjxsk.com/5_5683/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