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老罗齐尔:你们竟然觉得我是卧底,真是可笑至极!

第五百二十四章 老罗齐尔:你们竟然觉得我是卧底,真是可笑至极!

    就在爆炸声响起的后几秒,会议室的大门被撞了开来,一名身着黑袍的施法者急急忙忙的看向几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开口说道。

    “诺特阁下!有狼人以及大批巫师从外面闯进来了!”

    “我知道!召集一些人,我们现在从密道出去!”诺特的话语中满是浓浓的怒气,但理智让他明白现在不是追究内部是否出现了叛徒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

    然而黑袍执法者却并没有动作,结结巴巴的将出入口以及密道都被同时攻击的消息给说了出来。

    “什么?!你确定?!”诺特急切的冲上前一把抓住了执法者衣领,质问道。

    “是的,诺特阁下...”执法者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说道。

    确认过后,诺特身形一晃,险些没有晕过去。

    如果所有的出口都被封锁了的话,那他们所有人岂不是都要被困死在了这里。

    “究竟是谁背叛了我们!”诺特转过头来,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老罗齐尔等人。

    在场的纯血巫师们也纷纷后退了几步,谨慎的看着自己的同僚。

    如果刚才还只是有些猜测的话,那现在所有人都很肯定他们之中一定出现了叛徒!

    毕竟在这里举行秘密会议的时间只有他们几个人知晓,密道的具体位置知道的人也不多,如果没有卧底通报,艾西亚绝不可能巧合到选在这个时候进攻。

    老罗齐尔脸色不变,心里却很是慌张,他很清楚,现在是自己最危险的时刻,要是被指认了出来,那他可能等不到伊凡等人攻入进来,就会死在这里。

    唯有尽量的拖延时间,搅浑水才行!

    “一定是你对不对?!弗利!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了!谁都知道你和老诺特有矛盾,说不定就是你想害死我们!”老罗齐尔突然挥舞着魔杖指向其中一位中年男巫,义正言辞的说道。

    诺特等人也是狐疑的看着弗利,目光中流露着怀疑的神色。

    “你放屁!投降对我有什么好处?!”弗利激动的拍着桌子,怒视着老罗齐尔,然后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阴沉沉的质问道。“反倒是你,罗齐尔...我们都没说话,你这么快跳出来干什么,我听说你这两天经常外出,看不见人影...”

    听到这里,老罗齐尔的瞳孔猛地放大,他实在不太明白弗利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家养小精灵拉尔绝不可能也不敢背叛自己,而且如果是它的话,就不会有这一次集会了,那么只有可能是家里的两个仆人之一出现了问题,被弗利给收买了,又或是这家伙偷偷派人来监视自己。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对方知道的并不多,否则早就动手了。

    “你说我是卧底?笑话!”老罗齐尔的心里很是愤怒,但表面上却是嗤笑着说道。

    “那你怎么解释外出的事情,罗齐尔?你要是不说清楚的话,那就别怪我了!我可不想等会一边对敌,一边还要防备叛徒的偷袭!”弗利不依不饶的询问道,手中的魔杖已经指向了老罗齐尔。

    场上的其他巫师都没有说话,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最终大部分人都伸出了自己的魔杖指向老罗齐尔。

    大家都是有着几十年的交情,彼此知根知底,老罗齐尔的性格他们一清二楚,如果说这里一定有一个背叛者的话,他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老罗齐尔的额头上冒着冷汗,心里暗自嘀咕着伊凡等人怎么还不来,最后心一横,伸手解开了自己的巫师袍。

    弗利等人都是吓了一跳,手中魔杖的顶端已经亮起了各色的光束,他们很担心老罗齐尔会从衣服里掏出强力的魔法道具,和他们同归于尽。

    但是并没有,老罗齐尔只是给他们展示了一下自己腰间包着纱布。

    “本来这是我的私事,原本没有必要告诉你们的,不过你们既然想知道,也不是不行!”老罗齐尔环视着几人,直接将纱布给掀了开来,露出了里面还在流着血的伤口,指着它继续说道。

    “看到了吗?上次艾西亚带着那般狼人袭击庄园的时候,我不小心中了招,被一道很特殊的魔法给击中了。

    这几天我尝试过了很多方法,找了很多朋友,最后发现无论任何方法都没法将其愈合!”

    “这样的伤口简直就像诅咒一样,说不定再过个一两天我就要流血而死了,你们竟然觉得我是卧底,真是可笑至极!”老罗齐尔悲哀的摇了摇头,喃喃的自语着。

    用魔杖指着老罗齐尔的诺特等人顿时尴尬不已,从老罗齐尔苍白到有些吓人的面色,以及腰间流血的伤口就能看出对方应该并没有说谎。

    弗利则是皱起了眉头,他有些怀疑老罗齐尔就是为了医治这个流血不止的伤口才背叛了他们。

    但仔细想想弗利又觉得这个可能性很低,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方为了让老罗齐尔安心,早就将他的伤口被治愈了。

    毕竟这个伤势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即便治愈了也不存在暴露的可能,完全没有必要平白受罪。

    至于双方的信誉问题,立一个魔法契约就够了,留着这伤口反倒会令人心生不满的情绪。

    “抱歉,罗齐尔,看来是我们误会你了...”诺特歉意的说道,挥了挥手,让大家放下了魔杖。

    “哼,要不是现在情况危及,我可不会就这么算了!”老罗齐尔怒气冲冲的整了整衣服,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忿,像是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诺特等人看到老罗齐尔的反应,心中的警戒再度放下了几分,将他给剔除出了怀疑的列表,而后又互相的指责了起来。

    老罗齐尔暗自松了口气,背后的巫师袍都被汗水给浸湿了,心中甚至有些庆幸位于腰腹处的致命伤口还在,否则的话想要骗过诺特可没有那么容易。

    他那时就想到了今天吗?

    突然间,老罗齐尔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念头。

    他很是怀疑伊凡-哈尔斯昨天用魔法击伤自己,不仅仅是对之前冒犯行为的惩罚,更为重要的是让他能够在被怀疑的情况下表演苦肉计脱身!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http://www.wjxsk.com/5_5659/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