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前方高能 > 第七百九十章 裴氏
    锁定了那少女是杀死自己的嫌疑人后,当日听到她与裴六的谈话便都一一浮上心头。

    裴六当时说她‘不要恋爱脑过头,一心做着将来嫁进时家,掌控皇室的春秋美梦。’

    她提到,就算时越死了,时家也不会轮到那少女来作主。

    可惜后面的话被那时家的人打断了,宋青小也知道自己的存在被人发现,最终被迫现身飞出。

    但从这几句话里可以分析出,那少女与时越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那么应不应该冒险再次潜入皇城,逼问出当年的真相呢?

    宋青小想到这里,终于动了。

    一直默不作声不敢打扰了她,却以神识关注着她的姚余第一时间感应到她睫毛动了动,抬起了眼皮。

    她的双眼如深渊,一眼望不到尽头,带着一种令姚余心生怵意的黑墨之色。

    “你跟我说说世族。”她打定主意要将裴、范二氏剿除,但对于世族的情况却不大清楚,正好可以借眼前的姚余之口,打听一番。

    她一开口之后,那令姚余感到不安的寒意刹时消失了,他将茶杯一搁,点了点头。

    “我对世族了解也不多,就从范、裴二氏先说好了。”姚余的话正合宋青小的心意,令她微微颔首。

    姚余率先从范氏开口:“范氏生于洛河之西,如今祖宅就在那处。”

    洛河之西离帝都约千里之遥,当地以古墓及各式传说而名闻帝国。

    当年宋青小没有进入神狱之时,就已经听过洛河之西的各种各样的带有恐怖色彩的一些故事传说,范家发迹于当地,便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范家的人以炼尸、鬼、符为主。”族中传承的秘法,大多与这几样是相关的。

    宋青小与范家的人也打了数回交道,对于这一点也心中有数。

    姚余接着往下说:

    “范氏族人分为核心、外部两大势力。”

    外部的势力明面上经营符纸、香烛等俗物,贩售钱财,以供范氏一族开销,及替范氏排解一些琐碎的麻烦事罢了。

    这些人虽说挂着世族的名号,实则已经不完全属于范氏核心一族。

    他们大多体内范氏的血脉已经十分稀薄了,并不参与范氏真正的决定,虽说也修行,但灵力微弱。

    与其说他们仍属于范氏一族,不如说是依附范氏一族生存的奴仆,就算是有一定实力,可最多也不过达到凝神之境,连丹境修为的都很少,不足为惧。

    但凡事没有绝对,这批被放逐的人中,也会有一些范氏的血脉。

    他们是属于在出生之时,便被鉴定出天资低劣,且不堪大用的。

    偶尔有数个丹境修为的人,也是在年长之后,无法更进一步,为了不浪费族中资源,而自愿下放至外部作为管理的范氏一族。

    正是因为这样极为铁腕的淘汰制,保存了范氏族人实力的强横程度,“使得他们在世族之中,是除了时家之外,实力最为强大的一族了。”

    宋青小听到这里,倒是明白了自己数次遇到的范氏族人都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情的缘故。

    而真正被称为世族范家的,则是属于核心内部。

    世族之中的范家人,拥有真正的范氏血脉传承,修炼范家秘术,以御鬼、驱尸、炼符为主。

    这些人实力不凡,都是受世家材料供养的,得罪不得。

    “范家人的名字并不依出生辈份排列,而是按照实力排位。”姚余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情况如数说出:“他们的名字中,都以江川河流命名。”

    这可能跟范家起源于洛河之地有一定关系,不过这只是姚余个人猜测,因此他并没有将这话说出口。

    “范氏一族的人名字大多都以三字为主。中间的字辈排名从溪、渠、河、江、海、洋等川流依次并列作等阶排名,”姚余一口气说到这里,不由喝了口茶水,接着才道:

    “但这样的排列并不是川流越大,实力越雄厚。”

    反倒是看似川流越大的排名,实力就越微弱。

    以范江渠为例,他的字辈排名以江为主,可实则他的修为不过刚到丹境的边沿罢了,‘江’在河川之中规模不小,但范家的‘江’字辈却实力微弱。

    江之后的海、洋等字辈就代表了更为低微修为的人群,反之,河、渠、溪等,越是流域小的代表字辈,实力就有可能更雄厚。

    “目前我接触到的,是以‘河’字辈为主。”姚余说道:“‘河’字辈的人,几乎是已经达到化婴之境的修为了。”

    ‘河’之下的辈份,‘江’字辈则应该是以丹境修为为主。

    这样一推算之下,范家往上的渠、溪等字辈排名,应该分别对应的是分神、合道两个境界的修士。

    “与字辈排名相反的,则是其后的名字了。”范家的人字辈对应的川流越大,则代表修为越微弱,而名字则恰恰相反。

    “名字之中含川流越小的人,实力则在排行之中稍弱。”

    就比如宋青小当日遇到的范江渠、范江河叔侄,两人都属于‘江’字辈,证明二人修为都处于丹境一阶。

    但河比渠大,因此二人虽然同为丹境一阶,但范江河的修为明显胜出范江渠许多。

    “目前范氏一族核心传人,以‘河’字辈为主。”也就是说,目前世族范家之中,以化婴境修为的高手居多。

    宋青小想到了玉仑虚境试炼中的范五,此人在被她丢入九泉作为献祭品时,修为已经达到化婴境顶阶巅峰。

    按照姚余的说法,范五应该就是范氏‘河’字辈的人了,以他实力,他的名字应该至少是在渠、江之上了。

    “‘河’之上,就是‘渠’了,对应的是分神境的人物。”而‘渠’之上则是‘溪’,照辈份排行,至少已经是合道境的强者。

    “据我所知——”姚余的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之色,“范家‘溪’之上还有一位老祖宗,是已经达到了半步虚空之境的强者。”

    他这话说得有些迟疑,显然消息的来源他也并不确定。

    依他性格,若非他面前坐的是宋青小,他根本不会将这样似是而非的消息说出口。

    毕竟他只是孤身行事的试炼者,范家这样的世族对他来说便如同一个根本无法撼动的庞然大物。

    范氏一族化婴境的修士,因为背靠大树,已经是傲气冲天了。

    姚余独身一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打听到范氏一族的消息,其实是颇为不易的。

    再加上分神、合道境已经超过姚余修为许多,传言之中的虚空之境对他来说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所以这样的消息也仅只是传说。

    至于信不信,则由宋青小自己斟酌。

    她与范家本来就有仇,当年杀死了范氏核心传承的血脉,今日又杀了范家三名化婴境的强者,范家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这样的情况下,她知道的越多对她自然越有好处。

    姚余说完这话,便看了宋青小一眼,宋青小自然明白他心中的想法。

    “不过据说这位虚空之境的强者镇守洛河本族,一般不会轻易外出。”

    帝京之内又是属于时家的大本营,非必要事件或是特殊时刻,范氏不会轻易触其锋芒的。

    说完了范家,姚余又将话题落到了裴家上头。

    与范氏相比,裴家的实力无疑弱了许多。

    他与裴际方在试炼之中相识,裴际方有意招揽他进入裴家,因此倒透露了一些他权限之内能说的消息给姚余知晓。

    “裴家有位合道之境顶阶的强者,但说是年纪已经不小了,又在几十年前受过重伤,已经闭关很久,几乎不理俗务。”

    与范氏的势力分为核心、外部两股分支相似,裴家也是将自己的势力分为两股。

    但与范氏外部势力打理世俗生意,解决一些麻烦,而核心族人主理世族往来相比,裴家的两股势力分配又略有不同。

    裴家是将整个世族分为了明、暗两部。

    “说是从一百多年前起,裴氏一族一般会在核心嫡系的新生代中,挑选两个继承人加以培养。”

    明面上的继承人学习与世族往来打交道,及参与武道研究院等委派的一些任务,统管这些事物的,被称为裴氏的家主。

    而暗地里,裴家则会再培养另一个嫡系,接管暗部。

    “裴家的实力,大多都在暗部之中。”

    所以接管暗部的人,才是裴家真正的领头人物。

    能加入裴氏暗部的人,不仅止是裴氏核心嫡系,同时得到裴家的大量资源栽培,对裴家是忠心耿耿的。

    掌控裴氏暗部的,可以调动远超过裴氏家主更多的资源和真正的高手。

    “在一百年前,裴家的实力倒是不错,但可惜随着如今裴氏坐镇的合道之境强者数十年不再出面后,裴家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姚余与裴际方已经认识几年了,从他口中倒是套出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如今一一在宋青小面前道出:

    “现今掌管裴家明部的,名叫裴如汾,是个化婴境初阶的修行者。”堂堂裴氏一族在外的主事人,修为不过才达到化婴境初阶罢了。

    宋青小听到这里,扬了扬眉梢,知道裴家的重点实力应该是在暗部。

    姚余也像是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一般,很快将裴氏明部的实力忽略不提了,转而提到了暗部:

    “而掌管暗部的,则是裴如汾的三弟,裴家族内的人称其为裴三爷。”

    他说到这里,以眼角余光扫了宋青小一眼,却见她似是听得极为认真,像是比听范氏的消息时,还要上心得多。

    姚余心中不由有些好奇,毕竟今日一事之后,宋青小恐怕要名扬帝国世族,她杀了如此多范家的高手,两者之间结下血仇。

    范家可不是裴氏这样已经如日薄西山的世族可以比拟的,帝国世族所成立的议会之中,属于范氏的化婴之境的高手登记在案的,就至少有将近二十人之多,这几乎是仅次于时家了。

    而裴家登记在武道研究院的可供调动的化婴境级人手里,不过区区三人罢了。

    虽说裴家这个数据不代表裴氏真正的化婴境修为的强者数目,但也由此可见裴家的人手并不多,在世族之中情况窘迫。

    就是因为裴氏如今江河日下,所以裴家才四处招揽人手,当日裴际方交好姚余,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所以宋青小今日虽说斩杀了范、裴两家的人,但得罪范氏绝对比得罪了裴家后果严重得多。

    姚余没想到,宋青小竟然会表现出对于裴家更深厚的兴趣。

    不过他是一个识趣的人,就算是对于这一点有些好奇,可宋青小若是不愿意说,他也不会张嘴多问。

    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了,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他将心里才生出的那丝好奇掐断了,接着又说:

    “这裴三爷修为已经达到分神之境顶阶,极有希望冲击至合道境。”

    他停了片刻,笑着说道:

    “此人有两女,长女裴红茵,次女裴红叶。”

    姚余之所以特地提到这两个女孩,是因为裴三爷的缘故。

    但他很敏锐的注意到,自己提到这两个女孩之时,宋青小的气息变了。

    她微微仰起了头,那目光变得幽深,令人琢磨不透。

    当下姚余就知道,她是对这两个裴氏一族的小公主生出兴趣来了。

    虽说不知道宋青小为什么会对这两人感兴趣,但姚余仍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所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次女极有天份,据裴际方说,十年之前,裴家就以资源交换,将其送入了神狱之中,参与试炼,至今实力进展神速,已经达到丹境顶阶了。”

    姚余说到此处,不由露出几分苦笑之色:

    “裴家的人可能有意要将她培养成下一任暗部之主,所以不遗余力以全族之力相助。”

    但短短十年的时间,这裴红叶就已经达到半步化婴的修为,除了她天赋惊人之外,可想而知家族的帮助有多么重要了。

    姚余从第一次进入试炼到现在,已经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了,如今才不过侥幸突破化婴境之境。

    这还得归功于当日逃离恐怖营时,因为宋青小的选择及当时试炼的特殊性,使得他与另一个‘自己’相结合,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最终使得自己积累了一定的力量,才能在又一次试炼归来时,突破化婴境成功。

    由此一比较,便可以看出单人的力量与世族之间的区别了。

    他嫉妒着出身世族的裴红叶,能在短短十年左右的时间,就达到半步化婴的修为,却浑然不知坐在他面前的少女,在这十年之中,已经达到了分神之境的地步。

    姚余虽说亲眼见到宋青小斩杀了四人,可也猜测她最多修为在化婴境中阶或是达到顶阶之上罢了。

    在他看来,宋青小当日无论是在逃离恐怖营还是顾府探险一行中都表现出众,他心里事实上认为宋青小恐怕是跟自己一样,属于进入神狱多年的老油条了。

    毕竟踏入修行的大门后,很难从人的外表来判断一个人的年纪,他并没有想过,对面的少女年纪与他口中的世族公主相差不多。

    若他知道这一点,此时恐怕根本坐不住。

    他还在感叹着普通试炼者的艰难,与世族之间的差别。

    不是出身世族的试炼者,很难在后期存活。

    因为神狱的开启时间是虚无飘渺的,随着实力修为的越长,越是品阶高的修行者,要进入神狱所需要的等待时间更多。

    试炼里的奖励丰厚,若是运气登峰造极,更是有可能所获良多,除了积分奖励之外,天材地宝、法宝丹药,什么都有可能获得。

    越是品阶高的修行者进入神狱,收获便越丰富。

    进一趟神狱所得的奖励,自然是比打坐修行要来得好得多。

    可是神狱的存在给姚余一个感觉,好像神狱是‘活’的,有意识的在挑选着更有潜质的人加入其中。

    但神狱里面机遇虽多,但危险同样也多。

    高阶修行者进入神狱之后,面临的危险也远胜低阶的修行者,所以在进入神狱之前,便要准备更为充足。

    这也是姚余与裴际方往来,准备应他所邀加入裴氏的缘故。

    但如今裴际方已死,这条路自然是走不通了。

    姚余将心里多余的杂念抛开,又专心说起裴家:

    “而这裴家的长女嘛,相比起次女来说,资质就差了许多。”他担忧自己提起这变相被裴氏放逐的长女会引起宋青小的不快,说到一半时,还抬头看了宋青小一眼。

    却见她神色不变,微侧了头,似是还在等他接着往下说。

    “此女名叫裴红茵,修行之上应该是欠缺天赋,已经三十多了,在家族资源相助之下,却不过刚进入凝神境的修为罢了。”

    哪怕就是世族,也有大小之分。

    裴家在当年合道之境的强者受重伤而隐匿之后,实力大减之下,家族资源已经大不如前了。

    神狱的开启、挑人都是随机的,世族发展多年,虽说也拥有‘打开’神狱之门的条件,但这代价不小,哪怕是对于裴家的人来说,也颇为肉痛。

    所以裴红茵天资不行的情况下,家族的资源很快便往裴红叶倾斜。

    “但裴家可能下了一步大棋。”

    姚余说了半天,直讲得口干舌燥,不由又喝了一口茶水:

    “裴氏的长女修炼不行,但二十多年前,此女却与时家的皇子订下了婚约。”

    对于时家的消息,姚余明显就所知不多了:

    “时家的新生代不少,但血脉传承最纯粹的,就是这位皇子。”

    按照皇室继承人顺序,将来继承时家的,就是这位皇子了。

    “可这位皇子生来有旧疾,能活到什么时候并不好说,更不用提修炼了。”时家除了明面上的皇室身份之外,实则还是一个世家大族。

    世族只要还想发展,就根本不可能将全族力量交托到这样一位随时可能会死,且根本不可能修炼的皇子手中。

    裴家将天资低劣的长女,与坊间传闻在外的病弱皇子联姻,其意图很有可能就是想要借着姻盟之约,将来借女儿之手与时家联合。

    “为的就是替裴家争取资源、时家,令裴红叶成长到足以接手裴氏暗部。”

    姚余的话与当日裴六的话相吻合,这样一来也让宋青小基本理清这几人关系,同时裴六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裴氏的次女,将来裴家暗部的继承人。

    虽说宋青小对于裴红叶并无好感,但她感觉在自己未入神狱之前,应该是不入这位裴氏将来真正继承人的眼的。

    当日在西郊后巷杀死了自己这样一个普通人的,应该不会是她,而是裴家的这位长公主。

    至于裴红茵为什么会杀她与林护士,这原因恐怕得要她自己亲自走上一趟,才能问得清楚。

    这位裴家的长公主与时越有婚约,且当日在帝都医院,她第一次见时越时,这两人形影不离。

    再加上她第一次闯入皇城,就恰巧碰到了裴氏两女,从两姐妹当时谈话内容,裴红叶要求裴红茵回家一趟,便不难猜出裴红茵长年可以居于皇室,陪在时越身侧。

    想通这些之后,当日神秘匕首把柄底部的红叶印记,结合裴红叶的名字,一切便都清楚了。

    当日手持匕首暗杀她的,应该就是出身裴氏暗部的高手。

    能手拿上品的法宝,且出身裴氏暗部,宋青小此时再回忆那人气息、动作,虽说没有看清那人样貌,但那人至少已经是丹境以上的修为了。

    而据姚余所说,裴红茵的修为不过才达到凝神之境,那当日暗杀自己,就是她派人出手。

    “裴家的暗部之内,化婴境的高手应该不到二十之数,分神之境的长老,据说有三位之多。”

    姚余与裴际方往来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能打听到这些消息,已经十分不易了。

    说完了裴家之后,他又提到了时家。

    作为帝国普通人最为熟悉的皇室,实则真正的实力反倒是最为神秘的。( 前方高能 http://www.wjxsk.com/5_5638/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