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其他小说 > 鬼村密事 > 第 四章 女尸
    郭三十分小心,手里的宝器不离手。要知道自己只是个d级别的异能,不是经过那么残酷的斗争,不会知道活下来才是一个异能的最终法则。

    他从四更天走到东方泛白,按理来说,即使找不到自己想找的,至少也会碰到几个孤魂野鬼,可是,没有。

    好像这个夜都被什么不可知的东西吓阻了,连鬼都躲了起来。从河面上划过的风,很阴凉很怪异。

    这条河是临河的支流,从岸上看除了些漂流下来的枯枝败叶,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眼见这天色发白,郭三沿着河畔也走了三五里路了。

    回头一看,那灵谷峰上的檀香屡屡,像是尼姑们又开始了一天的修行了。回想取昨天的那一幕,还是不真实,一个奇怪的尼姑。想起那旖旎风光,郭三的嘴角一抹轻笑。

    世间万物都遵循阴阳之数,一到白昼,阳气上升,阴气萎顿,白天一个童男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踩扁一个小鬼。所以,白天郭三不用担心,也无需拿出法器。

    “郭三癞子,这么早就起来啊。你也拣牛粪吗?”背后一个牙公声音。

    郭三一看,是以前隔壁的老元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脚拐了,拉着粪车一深一浅。

    “元叔早,我那里有你勤快。我早起呼吸家乡的空气。”

    这老元头每天都早起拣牛粪,生怕被人抢先,都几十年了。老元头的儿子也叫元头,取个名字也省事,姓元的在村里也是三家族之一。

    郭三是刚回来,对村里的情况不甚了解。他还要格外的小心,如果能找到一个口子的话,你就能尽快完成师傅的任务。

    “小子,你回来真不是时候,最好是赶紧走吧。别看你人模人样像个道士,那后山不是你能去的地方。”那老元头轻声说道,像是一副好心。他又突然的欲言又止,低头拣他的牛粪了。

    “呦,这不是郭家老三吗,这么早就起来巡山问道,不知道你捉到什么妖怪没有?”

    郭三抬头一看,一个风韵十足的村妇,这妇女却是有点眼熟,却是想不起来。“这位大姐,何处此言呢?”

    这时,老元头低头咳了一咳,低着头拉着粪车,似乎没有看见那个风韵的女人一般。

    “唉,真是贵人多忘事,现在都叫我大姐了。当初小时候,你是怎么欺负我的。你都忘了吗?”

    郭三头上有点出汗,大脑里面正在翻腾十年前,十年前我做过什么事情吗。一想女人这件事情,他就头痛。

    那女人也似没有丝毫羞涩,外边短袖开衫,里面是红色的旗袍短裙,胸前物事十分突出。她说着眼中开始泛出泪花,一把就要抱住郭三。

    郭三心惊一下,扶住这女人,女人身上的浓香扑鼻。“这位姑娘,我十年前好像没有印象了。姑娘难道认识我?”

    “十年了,难道你真的把我忘记了吗?”女人那期待的眼神中,带着魅惑。

    郭三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搞晕了,自己完全不记得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啊。

    “你到我家里来,你就可以记得我了。”女人拉着郭三的手便往向一边拽。

    郭三连连说不用麻烦了,小道我还有点事,改天在上门拜访。那女人不依不饶,说改天不如撞天,就今天最好。

    拉扯之间,郭三瞥见女人的虎口处有一道颜色不深的红斑,心中顿起疑虑。

    “不好了。”那边上传来一阵叫喊声,“快来人啊。死人了。”只见一个小年轻从河道上冲下来。女人也放开了郭三的手。

    “四娘,赶紧叫赏大伯来看看,河边有个死人。”那小年轻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郭三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的大脑中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妙。那女人被小年轻称作四娘,看来在村里也是有点声望。她也不管眼前的这个道士了,拉着小年轻询问情况。

    小年轻说自己早上在河边放牛,隐约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飘在岸边,以为是什么好玩的东西,拨开一看,才发现是一个泡得发白的女尸。小年轻才十三四岁,能讲清这些已经不错。

    道士在一旁皱着眉头听着。

    “小兄弟,你看到那个尸体大概在河的哪个位置?”郭三凑过去问道。

    小年轻看见这个道士好像又害怕了,倒是哭了起来。

    “唉,你这么怎么了,我是昨天给你们变魔术的道士啊。”郭三不解,自己真的有那么吓人吗。

    “阿平,你先回家去,我会跟赏大伯说的,你是好样的。”叫四娘的女人搂了搂小年轻安慰道。

    小年轻回去后,四娘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转而对郭三说道,“我知道你回来的目的,不仅仅是为父母修坟吧。”女人话中有话。

    郭三也不好怎么回答,在不知道女人的想法之前,最好的选择就是闭嘴。

    “跟我去看看吧,说不定你能帮上点忙。”四娘说道。

    郭三点点头,他见这四娘对自己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转弯,他虽然疑虑,不过,对于一个他这样的单身汉来说,怕的东西仅仅是麻烦的女人和女人的麻烦。

    两人急着往河岸下游走去,郭三想着自己用血罗盘指引的方向,果然没有错。

    女人边走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她话语恭敬又急切,“赏哥,河边出事了,阿平放牛时发现了一具女尸,距离木桥往下百来米。嗯,好的,我现在正在往那边去。嗯嗯,好,好的。”

    四娘挂了电话,也没有搭理郭三了,她脸上的表情很淡定,微微皱眉。

    郭三有没有想说话的意思,两人直奔那木桥而去。

    大清晨的,路上人的不多,何况是靠山的小村,河与山的相照应,风水流转,按理来说这个地方是不错的。自己小时候,即便是河水再急,也很少听说淹死人的。也许,这世道变故,已经全然不是少时的模样了。

    前面就是木桥,两人的脚步加快。那堤岸已经站了几个人,一个是拣牛粪的老元头,还有几个清早路过的外村人,这河是经过村的,但不是进过这一个村。岸上的人讨论着,“这女人身材算好,泡了这么久还没有走样。”“嗯嗯,可惜了哇。”

    四娘和郭三都走了过去,女尸已经被人捞起来放在一边,胸部有明显的淤青,这尸体还没有发臭,因为水温较低。四娘上前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盖住女人的私密处。岸上的路人也走的走了。

    “这女尸是谁打捞上来的。”四娘转过头问老元头,老元头装作没有听到。

    郭三也是不解。

    眼看后面来了一群人,想必这死人的消息传得很快。一些爱看热闹的年轻人,一听是裸女尸体,兴奋的连奔带跑,几个青年先来到岸上,难掩一脸的兴奋劲,打头的是李刚,后面是元头。两人一上来就想着看尸体,不过见到四娘,人就蔫掉了,不敢造次。郭三看在眼里。

    接着,那个人称赏大伯的也来了,后面带着几个村民。这郭三的印象里面确实没有这人的印象,心中暗暗疑惑。

    那赏大伯来了,七十多岁的样子,他开口讲话,众人就像有了主心骨一般,都安静了。

    “这个女尸,不是我们村的人,可能是上游来的,所以,大家不要担心,我会通报给乡里派出所,到时候查明原因会让大家安心的。”这赏大伯说话很权威,几下声音,村民都不敢多加讨论了。

    没偷瞄过女尸的李刚,趁人不注意,掀开遮挡女尸的衣物,想看看女人身下的模样。

    “啊,鬼啊。”

    大家回头看时,只见李刚吓趴在地上。

    大伙再看那被掀开的女尸,接着几声惊叫。那女尸的眼睛暴突出来,瞪着地上的李刚。真的就像见鬼一般。

    众人心生惧怕,说不定真是凶杀案,特别是妇女,担心的要命。

    四娘呵斥了李刚,“赏大哥说的在理,大家不可迷信。这尸体在乡派出所来之前,谁都不可以动。我会派人轮流看着。”

    郭三在堤岸上问过了旁人,才知道这个四娘尽然是村长,他固然是不认识这个女人了,可是为何她对自己那样呢。

    四娘安排了几个年纪大一点的人,留下来看着尸体。又通知几个腿脚麻利往邻村去询问,有没有女人失踪。

    现在各自回家,所有人不准离开村子,等派出所人来调查,村里几个主要的干事则回到祠堂坐镇。

    四娘对郭三说道,“你既然是披着道袍,那你也帮忙查查吧。有空的话,晚上来找我。”

    郭三点点头,“那我先去料理一下我父母的事情。有空的话我再去找你。”郭三心里想的是,昨天那个小孩的事情呢,怎么一件事情未了,又一件怪事。

    四娘和众人都离开了堤岸,只有三个四十来岁的在岸上留守,郭三既然被四娘要求查案,那几个人也对郭三比较的客气。

    不过,听说郭三是以前的本村人,又显得有点傲慢。郭三没想这个村里怎么多了这么没见过的人呢,而且还是男人。

    “哎,你这人不要靠近尸体,没见过裸女吗?”那个四十来岁的人说到。

    “哦,这位大哥,我十年前也住这,怎么对您一点印象都没有呢。”郭三试探道。

    “你要认识我才怪呢,”你男人好像还颇为得意的样子,悄悄说到,“你还不知道本村的男人都是骡子吗。”

    “什么骡子,”郭三说得有点大声。旁边那个男的也笑笑。

    男人指指挡下摇摇手,说道,“那不行。”

    郭三这才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了,“那你们怎么来村里呢?”

    “我们啊,不都是四娘从外面招来的。这村里是要败了,村里男人都短命,六十岁的都死光了,就剩下一个七十的老赏。”

    郭三从自己的道袍里面掏出一包红双喜,谁说道士不抽烟。他随手丢给几个男人,一人一根,乡下人没抽过这么好的东西。

    几个人边看尸体边闲聊,这不聊天可渗人。郭三知道打开头说话的男人叫姓徐,郭三叫他老徐,还一个姓赵,另一个姓胡,就是没有三大姓的。

    “我们要不是看重村里的东西,我们才没想来入赘寡妇之门呢,”老赵说道。

    老胡磕了一下老赵,让老赵不要多说。

    “老胡,怕啥,这么多年了,这郭道长是方外之人。”老徐倒是不怕多说,抽着烟吐着圈圈。

    郭三这才懂了,为何村里是寡妇当家,那些青年萎顿的不像样子,幸好当年自己走出来了。说不定自己也成了一个骡子了。

    想到元头和李刚那两头骡子,他不禁想笑,好吧,原谅你们无谓的童年。( 鬼村密事 http://www.wjxsk.com/5_5353/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