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其他小说 > 鬼村密事 > 三十六 七颗宝珠
    祠堂大门上的封条很是扎眼,路过的村人,绕而避之。寨子里人人自危,这新上任的村长,王小高会烧出一把什么样的火来。他们就拭目以待。

    王小高呆在自己的院子里面,他把王大震的那傻儿子接到自己的家里,他们兄弟的房子是墙挨着墙的。隔壁的房子大厅里面陈列着王大震的尸首。这是个无头尸首。

    因为这种枉死之人,不能被别家人祭拜,传说鬼怪附身。两兄弟仍旧在守着灵,那傻子兄弟叫王二福,虽然人傻却也知道死的人是自己的老爸,看着棺材也觉得害怕。

    王大震的灵柩前,黑白的放大照立在棺木上,那人像长得着一脸哭像,却似笑非笑一般。白烛也将燃尽,红香也不见白烟了,烧纸缸里灰轻轻浮动。

    小高一向在他大伯面前很不敢抬头,现在他和王大震平起平坐了,心中竟有些飘飘的。他让傻弟一直跪那,那傻子便跪着,时间一久整个人就趴在了地上,屁股撅着,嘴巴贴着地,时不时的还舔一舔地上的灰尘,“呼呼,嘟。”

    王小高打自家屋里过来,见这个傻老弟的样子,口水流了一地,他心中冷冷道大伯啊你命苦,怎么样了这么个儿呢。听说这王大震年轻时娶不到老婆,他老娘便跑到他舅家说要来个什么亲上加亲,这不是近亲结婚的结果。

    王小高的眼神狠狠地,但心中一想弄死了这傻老弟,好像不大道德。再一想,现在山神娘娘需要的童男童女,如果这傻小子不送去,那还有谁愿意听自己的呢?这场戏,自己一定演好。

    这时,门外突然来了个人,是陆炳瞎子。

    “王大哥走得不明不白,我这个老弟一定要来拜拜。”陆炳一进门便直要去上香,点上三根香,三叩九拜一番,口里叨,“老大哥王小高踢醒了睡觉的傻弟弟,“嗯,哧溜”两声舔了舔嘴巴,是一脸的泥灰。“快给陆叔还礼啊。”这傻子愣着不知道那回事,其实这傻子还是听得懂人话的。“瞧我这样,这样拜拜给你老爸敬香的人。”这小高口里叼着香烟,给傻子示范的动作很是滑稽,屁股半撅着,手合起伸在前面和头上下便像波浪翻滚,那傻子见状,便也想站起来模仿这老哥,果然都是一个家族里出来的,王小高一脚踢下,“跪着拜,别起来啊。”

    这瞎子陆炳连忙还礼,“节哀,节哀。可惜了这一个傻犊子了。”摇头哀声叹息。

    “陆大叔,你这来,我感激你,你也怕我这大伯晚上去找你啊。”王小高哼哼笑道,递了根烟给他。

    “小高啊,你大白天可不能说鬼话啊,你知道我老瞎子这辈子没有信过鬼神之类,不也活了这么些年。”陆炳讪讪道。

    “你信不信鬼神,我不管,你来这祭拜我家大伯,那就是看得起我。来,今晚别想走了,我整两个小菜,咱叔侄好好叙叙。”王小高知道这瞎子满脑子的鬼点子,只要能收买了他,这个村长做起来也就顺手多了。

    “小高兄弟,说那里的话。你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瞎子道。两人似乎很有默契一般,这瞎子眼睛斜蔑着指那傻子。

    眼见这黄昏过去,夜晚袭来。

    窗户里面印着两人的影子,那来去的谈笑吃喝,颇像多年不见的朋友。

    “小高啊,我瞎子这些年算是白活了,如果没和你坐到一起的话。”瞎子陆炳道。

    “陆叔啊,你真是抬举了。我小高,就是和您投缘嘛。”一阵虚以委蛇。

    “别别,可别再叫我陆叔了,你看得起我叫声哥,或者直接叫我陆瞎子得了。”山寨里很早通了电,这暗红色的灯光,照在瞎子脸色,一边凹进去的眼睛显得很是怪异。

    “好,我就认你这个哥了。”王小高拿起桌上的杯子,“干了。”桌上的小菜,两盘小花生米,一份咸菜,愣是喝掉了王大震家里的一瓶烧刀子。

    酒后的话是特多,可这王小高的酒量也大。瞎子也还凑合,不昏不醉。他轻轻走到厅口掀开帘子,见那傻子已经趴在地上打着呼噜了。便神秘兮兮的走到王小高的桌前,“小高,今天我跟你掏掏心窝子。我问你,你可知道,老族长怎么失踪的么?”

    王小高哪里知道这些,平常混在王大震的屁股后面,却像跟着猫的老鼠一样。“你说说看。”

    “我们都知道,咱们村里一直传说有七颗宝珠的事情,这七颗宝珠要是集在一处,据说能炼成不老仙丹,并产生非凡的力量。不要说人了,就连鬼怪都得避让啊。”瞎子说得起劲。

    “那这个跟老族长失踪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么?”小高道。

    “我不相信鬼神,但我相信长生啊。我们只知道老族长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说不定他已经找到了那些宝珠,自个潇洒着呢。”瞎子道。

    王小高不敢信这些花,什么长生不老。突然他的脑子里面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这个长生不老好像什么时候听说似的。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小高心中不悦,感觉这个这个村子里面,邢大娘最神秘外,这个瞎子也有许多事情自己不知道的。

    瞎子看这小高的眼神不大对,笑着说道,“我现在就像是那个张良,你是刘邦。你放心,我瞎子一定全心全意辅佐你打天下。”

    “这刘邦好像比张良大吧,”王小高嗤嗤笑道。

    “这不是个比喻嘛,你是村长,肯定你大嘛。”赔笑的陆瞎子,显得很是圆滑。故作沉默了一会,然后再严肃的道,“兄弟,想问你一句,你对全村说要解决那个童男童女,你打算怎么办啊?”

    小高脸色变了,他自个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当时只是想着要做这个村长,为大伯报仇,现在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了。报仇是假,过足了官瘾才是真。

    瞎子察言观色,贴着小高的脸道,“我倒有一个主意,你想听听么?”

    王小高见是帮自己大忙的,那还不赶紧问,“快讲讲看。”

    这瞎子耳语着,这样,这样。王小高脸色便露出笑意,脸色一横便像是恨角色一般,“这童男我也是这样打算做的,你说的童女的做法,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呵呵,兄弟过奖了。”

    “我们再干一杯,就按你说的办了。”小高是一脸得志的样子。

    两人哈哈的声音在很是怪异,突然这暗红色的灯泡熄灭了,小高紧张一碰酒杯,啪地一声砸在地上。借着微光,见门厅的帘子晃动着不止。

    “谁,谁在那。我可不信鬼神。”那瞎子道。

    小高也害怕,见这不信鬼神的瞎子原来是假的不信,碰到了还不同样吓你半死。王小高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快速的起身,一把掀开帘子,傻老弟在帘子后面手戳这帘子玩呢。

    “我尿,我尿尿。”傻子傻笑着。

    王小高一脚踢下,“滚你妈的,出去尿去,吓大爷我一跳。”瞥了一眼旁边的棺材,这停尸的大厅,似暗呼明,颇有股寒气。赶紧回里屋去了,“陆大哥,我们点上煤油灯继续吧,那傻子装神弄鬼的,别管他了。”说着点起了灯来,“这老灯泡也该换了。”

    这瞎子一看天色不早了,“兄弟啊,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我接着聊,接着聊。”言语中颇紧张了。

    王小高轻轻笑道,“那我送送你。”

    “别,别,你坐着,继续喝着,我自己出去就行了。”瞎子看来是不想被外人瞧见吧,踉踉跄跄往外走,经过这厅堂,背脊骨都寒颤了,那王大震的遗像似乎在盯着自己看,他撒腿便往外走。

    “哇,啊呀。鬼鬼啊你。”瞎子本来神经便紧张,一出门碰到一个人,见是那尿完了的傻子,破口便骂。“我看你个傻子是该死的。”

    瞎子不管那傻子,夜色的光几乎看不清脚下的路了,口中还念叨“寨子里怎么尽出些傻子呢。”

    “你走好。”背后面的声音传来,好像那气息就在自己的耳背似的,寒毛竖起。

    瞎子心中一凉,这声音不像是那傻子的说的。

    像,像是王大震那鸭嗓门啊。他心里害怕但不敢回头,抖着脚往前走,这样一直走到自己的家门口,立马关上大门。

    这一夜很是为安静,淡白的月光扑在寨子的山头上,时而一阵鸟叫,“呀呀”几声便消止住。

    一个女人坐在那,端庄着很是亮丽,月光之下,更显的妖艳。只是那眼神直目着,旁边一条常常的尾巴,鳄鱼尾巴般,摇摆着。月光底下,女人趴着那怪物便睡着了。

    元昊从祠堂那过来后,便去到另一个山头。他感觉身体不对劲,不,是他的灵魂不对劲。一定是那个巫盅在作祟。趁着黑夜没有人打搅,他静坐运功,任凭意识钻入,他要正面的看看这个巫盅到底长什么样。

    当他一碰触那巫盅之灵时,仿佛被火烫了一般。他进到巫盅之中,好大的火啊,“郭三,这巫盅就像个火焰山一般,随时都可能爆炸,怪不得我的恶灵侍者两下就被她给吞了。”

    可那个一般的妇人,怎么可能养出这么厉害的盅来呢?元昊似乎站在了,一座岩溶的脚下,天空上飘着火云,“呼”的一阵火压下来,元昊立马跳出。

    “血,一定要有血。”元昊回到意识之外。他知道一个地方一定有血,虽然不一定新鲜,凭着对血的冲动,直觉往那边去。那个地方就是洞葬尸府之地。死人的血是不流动,可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分别。

    体内的巫盅还在作怪,想挣脱出来,一阵狂魔般叫声。“我们得过快过去,郭三,别说我不够义气,当初我放了你三个朋友,你却没有给我找到替代的。今天我做的事情,可都是为了你我能够继续存在。”

    “你要干什么啊?”郭三体内传音道。

    “洞葬里面的尸体。”元昊低声道。( 鬼村密事 http://www.wjxsk.com/5_5353/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