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其他小说 > 艳运当头 > 028破茧之邪虫作怪
    第二十八章邪虫作怪

    步母今天准备的早餐不是往常的奶加面包,而是特意煲了一锅小米粥,炒了点小菜。

    步敢当像犯了错的孩子,把头埋得老低,拼命吸着碗中的热粥。对面的叶灵冷着脸,也是低着头自顾吸粥,一时间,厅子里“噜…噜…”的吸粥声,彼起此伏,厅子里的气氛变得非常郁闷尴尬。对于这个早上发生的一切,叶灵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也是相当的无语。

    步敢当很想快点吃完,好早点离开这里,却偏偏粥很热,那里急得来,反而不小心吸了口大的,一直烫到胃里,非常的难受,步敢当不由埋怨起步母来,以前都是奶加面包,今天煲什么小米粥啊,偏偏还是这个最尴尬的早晨。叶灵也是如此,急过头被呛着了,粥水差点从琼鼻里飞出来。

    步敢当不由抬头看向叶灵,谁知刚好撞上叶灵的目光,一时间大眼瞪细眼。好一会儿,步敢当才尴尬的摸着鼻子低下头。

    一副副令人喷鼻血沉迷的画面像放电影似的,在步敢当的脑海里盘旋。慢慢的跨下那玩意又挺起来了,哦…我的祖宗。步敢当的脸连脖子涨红得像个猴屁屁似的,心里也直骂自己:“混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如此猥琐、思想原来如此肮脏。(&lt;a href=&quot;<a href="http://www.mianhuatang.CC&quot;" target="_blank">http://www.mianhuatang.CC&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www.mianhuatang.CC&lt;/a&gt;" target="_blank">www.mianhuatang.CC&lt;/a&gt;</a> 好看的小说)

    叶灵看到步敢当脸如此的红,一下子就联想到步敢当在想什么东西。

    “又在想什么肮脏的东西?”叶灵瞪着杏目,压着声音,凶巴巴的压着声音喝道,因为步母就在厅子外面,不知在忙些什么东西。

    步敢当被叶灵这一问,感觉自己想的就赤裸裸的摆在叶灵眼前,顿时失了方寸,语无伦次的说:“没…没有想那些…”步敢当一下掩住自己的嘴,却一切为时已晚了,这不是明摆着自己在想那些什么…嘛。

    只见叶灵杏眉倒竖,就像一只将要发飙的小母狮。一时间,步敢当的脸色要多难堪就有多难堪,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步敢当放下筷子逃债式的躲进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背靠着房门深深的呼了几口气,才把心平复下来。

    看看自己熟悉的房间,将有一段时间不回这里睡,心里不由一阵黯然。虽然自己的房间不是很乱,但步敢当还是再收拾了一片,把衣服叠好放进衣柜里,关好窗门。 []

    忙碌了好一阵子,步敢当才停下来,坐到自己的书柜前,又拿出昨夜写给爸妈的留言,看了一片后,看看床头的闹钟,时间差不多,挎上自己的空书包,一手拿着那张留言,走出自己的房间。步敢当关好房门,打量了一圈的厅子,刚才吃粥的桌子已经收拾好,叶灵的房门紧闭,里面静悄悄的毫无动静,看来叶灵已经去上学了。步敢当把那张留言摆在电视上,用摇控压着。

    走出厅子,一阵搓衣服的声音从左边厕所传来,应该是步母在里面了。

    步敢当张口便喊道:“妈,我去上学咯!”

    “嗯,路上小心点,放学早点回来吖!”步母的声音从厕所里传来。

    步敢当沉默了,‘放学早点回来’,能不能回来还是未知数呢,步敢当摇头叹了气,“哦!”应了步母一声。

    出了自家门,步敢当心事重重的向学校而去。拐个弯,那棵老梧桐树又影入了步敢当的眼帘,都说睹物思人,林露儿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步敢当的脑海里了。

    走到老梧桐下,摸着老梧桐树刻满沧桑的树身,步敢当越发想念林露儿。记得曾经林露总是早早的站在这树下等自己,无论刮风还是下雨从未间断过,伤心痛苦时是她给自己安慰,失落颓废时是她给自己鼓劲、加油,快乐喜悦时是她和自己分享,是她都是她一直都是她,九年的风风雨雨只有她陪着自己度过,现在她离开了,现在自己怎么办…只有怀念那段快乐时光,一起手拖手上学的那一大段时光。

    步敢当只觉自己的心酸酸的,难受,好像被什么压着似的,呼吸困难有点喘过气来。

    “唉…”步敢当长长的叹了一声,就想抬腿往学而去。谁知道他突然顿住了,转身往回走,脚步还蛮快的。老梧桐树离他家不到百米,不到一分钟步敢当就进了家门。

    步母刚好洗好衣服,捧着衣服从厕所里出来,看到步敢当又返回来了,于是问道:“亚星,怎么又回来了?”

    只见步敢当见到步母笑得很灿烂,很有亲和力的说:“妈,没事,忘了一点东西没拿,所以回来了。”说完人已进了厅子。

    步母虽然察觉到了自己的孩子有点反常,但还是不是很在乎,继续捧着衣服到楼上去凉,因为步敢当反常的时候,实在是太多了。

    步敢当进了厅子,拿起自己摆在电视上的那张留言,揉成一了团掉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来到叶灵的房门前,回头贼贼的打量了一下厅子门口外。

    叶灵的房门没锁,因为今天她也要去赴生死状之约,这又不是她的家,别说不知几时能回来,连以后会不会再来还这里还不知道呢,你总不能一直占着别人的房子吧,还有更重要的呢,她写给步敢当父母的信就摆在里面呢,如果她把门锁,步敢当的父母不就看不到了。

    步敢当一进到房叶灵的房间,就看到书柜上摆着一张信纸。步敢当拿起来看了一下,正是叶灵留给他父母的信。

    “嘿——步敢当啊步敢当,让你品尝真正痛苦的时刻到了,嗷——嗷——”说完把那张信纸揉成了一团,掉进了垃圾桶。

    走出叶灵的房间,步敢当又快步走到了梧桐树下。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步敢当才睁开眼睛。

    摇了摇头,步敢当感觉脑子涨涨的,自语道:“我这是干啥了——”

    想了好一会步敢当想不出个所以然了,只好继续往学校而去!

    给读者的话:

    终于收到第一块砖,那个激动啊,多谢^眼泪vs魔鬼!为了感谢你的支持,待会再码一章,我拼了!!( 艳运当头 http://www.wjxsk.com/5_5347/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