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其他小说 > 相医艳途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坠机
    更新时间:2013-11-15

    “王叔,你不觉得飞机发出的声音和平时不一样吗?”田飞皱了皱眉,“往下,赶紧往下!”

    王叔和叶雪以及驾驶员皆然一愣,叶雪自然听不出来什么声音不同,但王叔和驾驶员听出来了。

    冷汗直冒,“往下落,不管是哪里,落下去!”王叔急声命令。

    叶雪双手由于不安不由自主的抓住了田飞的手腕,毕竟,有一个人拉着,有安全感嘛。

    “抓紧我!”田飞双手抓紧叶雪,飞机在往下降落只有一份多钟的时间,突然,剧烈震动,“王叔,飞机要爆炸了,跳啊,保重!”

    田飞身形一晃,探手抱紧叶雪,想都没想,直接纵身跃下,这,是跳机,没有降落伞的跳机。

    “啊……田飞……”

    “小田!”

    “轰!”

    就在田飞抱着叶雪跳出几秒之后,空中一团蘑菇火焰,爆炸的声音闯入耳膜,只是身处半空之中的他已经无暇顾忌其他,闭着眼睛感受着下落。

    气层的阻碍力擦得身体呼哧生痛,突然,感觉自己脑袋晕沉,撞到了什么东西,然后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

    ……

    这是一个昏暗的世界,感觉自己陷落了万丈深渊,看不清任何事物,感到了无力,沉闷,想要挣脱,但全身似乎失控,“我这是在哪?”

    自言自语,“这是哪?”

    突然,他看到了前方冲过来一只野兽,看不清它的形状,但是,田飞敢肯定,这是一只野兽,凶猛而饥渴的野兽,正搀着口水扑向自己……

    撕咬……

    “啊!”

    田飞无力,沉声失叫……

    “呼!”

    眼前一亮,田飞仰躺在地,摇晃着生疼的大脑,感到身上柔软沉重,低头一看,叶雪整个压在自己身上,昏去。

    感受着身体的变化,除了腰部被什么东西沉沉地撞击了一下现在疼痛不已之外,右脚也是阵阵钻心的痛。

    低目扫了一眼叶雪,幸好的是,她只是昏迷过去,看起来至少脑部没有受伤,对于田飞来说,只要她脑部没有损伤,问题就不大了,问题大的,是自己。

    艰难地晃着双眼观察周围的一切,这是一个茂林,彷如原始森林,不,应该就是一片保护完好的原始森林,遮天蔽日的,只是丝丝零散的阳光透过碎零的树叶投入,产生丁达尔效应树林现象,树叶间透过的一道道光柱倒也蛮漂亮。

    田飞要拜谢的,要数这里的落叶了。

    多年的堆积沉淀,形成了厚厚的落叶层,犹如被褥一般铺在地上,致使田飞在经过了茂密树枝的阻挡化力之后,落地是落入了犹如柔软的大床之上一般,否则,要是底下是个石头窝,呵呵,那自己非得亲身体验一次粉身碎骨。

    当然了,也是田飞从小习武的身体筋骨达到了一定的硬度,皮子也真心够厚,硬是能够承受住了叶雪和自己的重量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还能只是皮外伤。 []

    “该死的!”田飞看着这周围陌生凄凉的环境,压根除了鸟叫之外找不出任何出路人气。

    田飞苦然,“怎么自己的仇家就这么多呢?而且还都是要赶尽杀绝的那种,唉!”

    陷入落叶层的田飞深深感叹着人心险恶,“小雪,小雪!”不过他实在是痛得受不了,再说了,痛如果加上身体反应的话,那是难受到要命的,叶雪那柔软直接就是压在田飞胸膛,沉,肯定已经变形的不像话了,田飞觉得。

    没反应?

    田飞艰难无力地想要推开她然后坐起,毕竟被这么压着对于现在的田飞来说是要老命的。

    不过,身手高强如田飞,这么高空坠落之后,依旧是摔得无知无力的,什么叫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也没能推动这位本来身材曼妙,只是胸部体重稍微过量一点的叶雪,最后只好放弃,等待恢复体力。

    “也不知道王叔那老家伙摔死没有?我都没死他应该还活着吧?”田飞自语一声,还是先管眼前这姑娘要紧,双手撑地,一个呲牙咧嘴,总算翻身,把叶雪压在了身下,倒不是他想吃豆腐,而是实在没力气了,休息片刻,方才移开身体,探手为叶雪把脉。

    幸好的是把脉不需要运气,脉搏……什么!?

    田飞一个惊神,“怎么……怎么会在我身上也摔成了这样?”

    田飞叫苦,“还警察呢,体质还不如我这小医生!”

    面色表象一切正常,但是脉搏却是堵塞之相,这是某种惊恐状态之后会显现的经脉选择性闭塞,暂时不会碍于生命,但如若久经不治,身体内经错乱,协调不过来的话,那就一命呜呼了。

    田飞差点没气死,如此状态,只有全身穴位运针,如若是田飞有些气力的话,那么是可以凭借其精准神乎的妙手针法只需要手腕,胸口,天灵,脚下几针就可以行通全身经脉搞定的。

    但是,如今是虎落平阳,这平时简单的动作,现在是要老命了。

    想要直接通过外相穴位运气刺激全身脉络,包括奇经八脉打通是不可能了,只有哪里不通针哪里,这样的话……

    田飞那个凌乱啊,全身穴位打通,自己又提不起气,那么……就只有全裸针刺,各个穴位一针一针来。

    但是……男女授受不亲啊!

    虽然话是说医者父母,本着男女无别的态度,在病床上的患者是部分性别的,但是,这不是在病床上,是在荒无人烟的树林之中好不好?

    抓耳挠腮的无力看着叶雪那有些苍白的俏脸,眉目紧闭,秀睫轻仰,香唇微启,轮廓如此素美,动人,自然,胸前起伏平静的柔软高高挺立,这很明显是在挑衅自己嘛,在田飞看来,这两白兔的意思就是——我就赌你不敢看,我就赌你看了以后会流鼻血,会控制不住,哼,胆小鬼……

    田飞自个儿看得火气,“擦,这不是看不起本帅哥吗?小心我两掌上来狠狠的蹂躏你们?”

    不过,说真的,他还真有些不敢,他怕叶雪的身子太过迷人,会在这荒郊野外的把自己给勾到景不醉人人自醉的话,那麻烦就大了,说来这地方环境倒也来得自然而雅,但是……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好不好?怎么能够在人家姑娘昏迷的时候吃人家豆腐呢?

    “要不……蒙着眼吧!”田飞感叹自己真是一个经受不住诱惑的人。

    从衣服上私下一块布蒙住双眼,凭着感觉替叶雪宽衣解带,不过,他发现他错了,蒙着眼睛不见得比光明正大诱惑小,感受着手中一寸寸肌肤流过,那柔软,那滑嫩,特别是当感受那两团傲人的双峰时,整个心都跳了起来,肉感,柔感,激起了他想要狠狠捏下去,揉下去的冲动。

    “我的亲娘!还要不要人活啊?”田飞苦啊。

    “咳咳!嗯……”突然,感受到手中尤物的浮动,一声轻吟让田飞瞬间不知所措,所以,很不幸,哦,不,很幸运的是,他坐起本就有些不大稳定的身子一个踉跄,刚解到胸部处的双手受身体向下的力道,那个直接一压,呵呵,手掌就这么各自握住一只,下压,揉住……

    “啊!”叶雪虽然有些经脉暂时闭塞,但是正常生命活动还是依旧的,醒来之后头脑也是清醒的,只是身体犹如被点穴一般动弹不得而已。

    身体感知并未消失,感受到胸部被人握住捏住,睁开双眼,看到一个蒙面人手正握在自己被解开衬衣只穿着内衣的浑圆之上,大叫一声,想要反抗,但是,发现整个身子已经麻木一般,当然,反正就是不能动,只有脑袋还可以转转,羞愤得别过头闭目啜泣。( 相医艳途 http://www.wjxsk.com/5_5344/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