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其他小说 > 相医艳途 > 第四十四章 医德
    更新时间:2013-10-28

    想都未想,大步走进声音传出的病房内,只见白色大床上惨白地躺着一个老奶奶,满脸皱纹,老态病态尽显,虚弱闭目,脸黄瘦弱,看样子恐怕是七十岁还得往上的年龄了。

    而此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眼镜年轻医生身后跟着一护士却正在与一个穿着陈旧到破烂的老爷爷谈钱?

    这老人,身上显得脏乱,左右脚明显不平衡,瘸子,急得快要哭了。

    田飞顿时心生怜悯,当然,怒意顿起,也不管自己是什么身份,扬声质问道:“医院,应该是如佛堂一般存在的地方,救人济世才对,什么时候成为了一个钱利场所了?”

    一声嘹亮的质问吸引了病房内所有人的目光,他是站在门口处,所以,也吸引了过道上病人、家属、医生护士的驻足观看,当然,他故意提高音调,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那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皱眉疑惑地转身,只见一个穿着实习医生服,如个大学生一般的青年或者说少年斜挎着个老的掉渣的布包立于门口,一脸正色。

    “你是谁?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医院就应该是福利场所,治病不收一分钱了?”这个眼镜青年医生的话语可是高傲得很。

    田飞淡淡一笑,只是扫了他一眼,闪过走向病床上的老婆婆,伸手把脉,确定不是急症之后放把双手插到医生服口袋之中,看向那青年医生,他看得出来,此人的身份不低,是个医师。[ 超多好看小说]

    不过,他向来对事对人以心判断,对牛说牛话,对人说人话,“按理,应该如此!”

    如田飞所想,这个眼眼镜青年的身份不低,本事家境都是高人一等,自然看不起田飞这个乡巴佬,不过他说话,可不是脓包。

    “不错,你说的是,我们是应该达到救人不收钱的政策,就是如此,我们才会通融这位婆婆多住了一周。但是,你要清楚,治病就需要器材,就需要药物,如果每个人来都是如此,那么我们医院去哪学习更高的技术,去哪购买更好的治疗器材?去救治更多的人?医者,父母也,我也想治好病患不收钱,我也正在努力去达到这种大和景象,但是,你认为可能吗?”

    说的是合情合理,有情有义,正义凛然,如果是憨厚老实一点的人,必定是会对他感恩戴德,泣呼菩萨的。

    不过田飞不是傻子,正义面目下的虚伪骗不了他,他知道,医药行业是世界上最赚钱的行业之一,说实话,全世界的医药支出收入比起房地产这样的行业都有胜之,如自己眼前这个医师所收到的各种渠道收入之高,那就算是在京城,也是属上等的。(wwW. 广告)

    “说的很好,很精彩,说的我很想去查一查你到底是医生还是政客?这位医师,我倒是要问问你,如果当一个病患生命已经受到威胁的时候,是不是他家人拿不出钱,他就该死呢?”田飞的口才,不会比任何人差,而且他说话,不会去卖弄什么文采,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然也敢如此质问自己,要知道,这个名叫贾道义的青年医生可是市医院最好的主治医师之一,出生名门,又是名校高学历,医术超群,德高望重,口碑甚好,其身份地位不比东方依竹这个副院长低。

    心中怒火,不过脸上却是一点未变,“这是什么话?我说了,我们市医院一向本着医者父母心,岂是你说的那种无良之徒!有病,我们当然要治!”

    田飞呵呵一笑,似乎恍然大悟地道:“哦,那如此说来,你,违背了医者之德!”

    “你……算了,我不想跟你一个后生计较,这句话就当你没说,该怎么做,我知道,不需要你教我!”

    “呵呵,我说了就是说了,不会否认,我也不希望有人忽略我的话,你,不配为医!”田飞这回说的够狠。

    “你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贾医师谈医德?滚出去!”这话,不是贾道义说的,而是门口一个中年医生,很明显,是为了讨好贾道义。

    而且,不止是他,很多围观者也是满嘴吹嘘,附和驱赶田飞。

    田飞不怕别人恨自己,对于原则问题,他从来都是力争到底,不管对方是谁,势力有多大。

    “哦?那么,我倒是要问问,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耀武扬威?你又有什么资格叫我滚出去?难不成这医院是你家开的?狗腿子!”田飞心里厌恶叹气,这种人,活着,半点尊严都没有,吹催社会败类风气的是什么人?就是这等狗腿献媚的小人。

    “你……”中年医生无语了。

    “小伙子,我们……我们谢谢你,但是,医生对我们已经很好了,是我们没钱,医生也有他们的难处……”

    “老爷爷!”听到身后的老人虚弱带着畏惧且感激的声音,田飞心中一动,打断道:“老奶奶的病是从年轻时候就积累了,现在身子虚弱,不能再拖了,医院是治病的地方,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侮辱“医德!”这两个字的。”

    田飞安慰一句,看向贾道义以及围观众人,振声道:“如果你们都是我华夏人,就不要侮辱了前辈们给我们留下的训言,医者,应该两袖清风,宅心仁厚,心善闵人,爱人财空,救死扶伤!这是华夏医者谨言。”

    顿了一下,“而你们,竟然用所谓的器材,医药来掩盖你们的虚荣心,名利心,把医术当作是揽财之道,无钱之人不救,有钱之人优先?何来爱人?何来财空?”

    “其次,对病患连该有的尊重都没有,你,贾医师是吧?长者为尊,善老爱幼不仅是医生,而是我华夏传承的传统美德,但是,刚才,你用什么语气跟老爷爷说话,老人家身体不好,你却高高在上,质问,命令,连国人该有的道德你都忘了,何来宅心仁厚?何来心善闵人?”

    “另外,你们,你们所有人!特别是你!”田飞指着说话那中年医生,“畏权献媚,示好趋炎,附势权贵,完全忘了孰对孰错,更忘了这天下还有道义仁心,更是没去管正在求医病急的两位老人家,趋炎附势的小人,为的不就是让主人看起你多给你丢几根骨头吗?为的,不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耀武扬威吗?何来两袖清风?”

    “你……”那中年人面色极为难看,不过田飞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转目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接着他看向面色复杂的贾道义,厉声道:“有病不治,就因为没钱你们就要请病患出去?老婆婆的病不是多大的疑难杂症,你要动手术我可以当作是你水平问题,你不行,但是,就这种小病症你告诉我要十万?抢劫吗?利用医务之便,不管病人死活,何来救死扶伤?你,你们,已经丢了人性,丢了良心,更丢了医德!”( 相医艳途 http://www.wjxsk.com/5_5344/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