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其他小说 > 岩忍者日志 > 正文 第五十章 宇智波血夜
    火之国,木叶,曾经无比辉煌现在依然辉煌的宇智波一族驻地,一轮巨大的圆月高挂天空,月色皎白,夏虫清鸣。

    夜色之下,有背着忍刀的宇智波忍者来来回回的巡视着,守护着族人的睡梦。

    突然,安静的夜里响起剧烈的爆炸声,巡逻的宇智波忍者被爆炸掀飞到天上去了,未等落下,比雨滴还密集的手里剑雨就钉上了他们的身体,鲜血飘洒。

    以爆炸声为信号,从黑夜中窜出了无数神情冷酷的忍者。

    是团藏的根部。

    团藏与宇智波一族矛盾愈演愈烈,冲突终于再一个平静的夜晚突然爆发了。

    “父亲!”窗外爆炸的火光倒映出一个高大的剪影,鼬在爆炸声发生的一刻就匆匆醒来找到父亲。

    鼬的脸上,略显慌张,而宇智波富岳的神情则沉稳如水。

    “鼬,带佐助离开吧。”富岳笑着,手掌用力的按在鼬的肩头,“这不是请求,是命令。”

    鼬到此,已明白富岳的抉择了,他的眼睛中蕴含着引而不发的泪水,拼命的点了点头。

    小佐助因为爆炸声已被惊醒,他慌张的从床上跳下来想去按下房间里的灯,有人拦住了他。

    “别开灯,把我们暴露在光下,会很危险的。”

    是哥哥的声音,佐助一下就安心了。

    “佐助,我带你离开村子。”

    说着,鼬背起佐助,用绳子把佐助紧紧的缚在后背,随后破门而处。

    “火遁——豪火球之术!”

    鼬一发豪火球之术把自家的房子给点了,他很聪明,这样至少暂时可以隐藏起自己踪迹。

    鼬远去的身影和屋子燃起的一片火光同时映入宇智波富岳的眼中,富岳欣慰的笑了。

    鼬这孩子总有些出人意料的举动。

    夜色更显深沉,宇智波一族驻地火光冲天如同白昼,此起彼伏的起爆符爆炸声和厮杀声让夜晚不再宁静,抵抗仍在继续,宇智波一族的忍者们绝不好惹。

    “佐助,就到这里吧。”犹豫许久,鼬气喘吁吁的解下绳子,放下佐助,“由我的分身护送你接下来的路程,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啊。”

    “我去救爸爸妈妈。”

    说着,来不及交待更多了,鼬头也不回的折返回去。

    鼬以为,逃离村子够远了,佐助应该安全。

    天色已微亮,等鼬义无反顾的冲回宇智波一族时,他看到了遍地倒在血泊中的族人,以及处于根部忍者围攻之中的父亲。

    “爸爸!”鼬一边冲过去一边大叫。

    身上有无数道伤口,失血过多的富岳感觉到力量渐渐流失,在即将倒下之际,富岳竟然听到了鼬的声音。

    “忍法——多重手里剑分身之术!”

    鼬杀到近前,密集的手里剑雨逼退了根部。

    趁此间隙,鼬赶忙冲到父亲身旁,架住了体力不支倒下去的父亲。

    “混蛋……为什么要回来……”满脸血迹的富岳责怪的说着。

    “我要回来救爸爸妈妈。”鼬眼神死死盯着敌人,一边架着富岳后撤,一边不停的用精准的手里剑把数量众多的根部忍者层层逼退。

    “妈妈不用救了,鼬,她为了保护我已经死掉了。”

    “她在左侧倒塌的那处废墟之中。”

    富岳推开了鼬的手靠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带着我,你无法离开。”

    “鼬。”富岳眼神中包含着温情和作为一个父亲的慈爱,他伸出血迹沾染的手掌,轻抚着鼬的脸颊,“你可是难得的天才,一直想把宇智波一族的未来托付于来着。”

    “但是现在啊。”富岳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眼睛沾染了血液,连看月亮都是月色的。

    “鼬,我的愿望只剩下一个了,我只想鼬你和佐助开心的活下去啊。”

    “忍法——瞬身之术!!”

    在富岳用最后的查克拉发动瞬身之术冲向敌人之后,鼬才反应过来。

    “爸爸!”鼬声嘶力竭的叫着。

    轰!

    几十张起爆符爆炸了,处于爆炸之中的富岳尸骨无存。

    爆炸扬起了漫天血雨,温热的夹杂着小块的碎肉滴落至鼬的脸颊,鼬呆呆的。

    富岳的自杀一击没给根部忍者造成任何伤亡,可他故意求死的目的达成了,重伤的他不会再拖累鼬了。

    “还有最后一个目标。”根部彼此行动的上忍看了看稀稀疏疏的部下,眉头紧皱。“可是我们的人手也不多了。”

    “用封印术吧,等后续支援赶到。”

    根部的封印班展开封印,一道又一道的巨石围墙向鼬围拢。

    亲眼目睹了父亲惨死身前,鼬不肯在佐助面前留下的眼泪终于再也止不住了,只是,他眼睛中留下的不是泪水,而是血。

    不知什么时候,鼬的那双三勾玉写轮眼变成了一双不详的万花筒写轮眼缓缓转动。

    “你们……”鼬牙齿紧绷,声音几乎是从他牙缝里蹦出来的,“这群混蛋!!”

    声嘶力竭的咆哮着,鼬带着对根部的仇恨,冲向了敌人。

    根部的上忍突然惊惧,一团黑色的火焰不知什么时候燃上了他的身体。

    “水遁——冲波之术!”

    身旁,副手手疾眼快的想用水遁忍术浇灭火焰,然而,那抹黑色的火焰没有浇灭,反而烧的更剧烈了。

    (这种火焰无法浇灭的吗……)

    在眨眼间上司已被黑炎烧成了渣,副手已没功夫去管了,因为幸存的宇智波鼬已冲过来了。

    “水遁——水龙炮之术!!”

    根部没有弱者,这名根部忍者的水遁忍术声势骇人。

    鼬眼睛里燃烧着仇恨,他的万花筒写轮眼中倒映出了对方的身影。

    水遁术并未完全成形,副手步了上司的后尘,被天照粘上了身体。

    黑炎如同附骨之蛆,挥之不去,很快,第二名死于鼬万花筒写轮眼的人出现了。

    这只是一个开端,借住黑炎,鼬眨眼之间全灭了附近的几十名根部忍者。

    “这股力量是……”万花筒写轮眼在鼬也不知不觉时觉醒,暂时杀光了敌人,鼬稍微清醒了片刻。

    眼睛有被火烧了一般的刺痛,鼬伸手去触摸眼睛,却摸到了满手的鲜血。

    ——

    宇智波一族还是走上了悲剧,当对宇智波一族意见很大的团藏成为影,就早注定了宇智波一族的结局。

    宇智波一族覆灭的血夜之中,团藏辛苦建成的根部力量,折损了半数人手。

    木叶官方的通报中说宇智波一族谋反,被根部清除了,所有宇智波一族的血脉全被杀死了。

    但是那些缄口不言的忍者家族的家主们都知道,宇智波一族有人还活着。

    有个能操控不详黑炎的宇智波族人杀穿了整个木叶忍村,最终成功逃脱。

    那是鼬,宇智波鼬。他和弟弟宇智波佐助没有丧生在变故之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岩忍者日志 http://www.wjxsk.com/1_1559/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