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库 > 网游小说 > 梦入红楼 > 第六八四章 约法三章
    出了蘅芜苑回凸碧山庄,还未进去,就听见一阵婉转悠扬的琴音传来。

    贾清闻声而寻,在西厢房的后院里,找到了源头。

    原来是慕容嫣然和玉荷四人,聚在一起舞弄音乐。

    皎皎月光之下的小院,天姿国色的慕容嫣然盘膝坐在矮凳之上,在她面前,摆放着一张琴。只见她纤细的手指轻舞,那动人的音符,便是从那里传来。

    庭院当中,一袭白青交织纱衣的玉荷翩翩而舞。

    方官、龄官两个小丫头围坐在旁边。

    贾清没有贸然出去打扰,而是伫立在廊檐下的柱子后面,静静的聆听。

    须臾之后,琴舞渐歇。

    “真好听,还是嫣然姐姐的琴艺好,比我弹的好听多了。”

    玉荷那丫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丽动人。

    “玉荷妹妹过谦了,妹妹的歌喉在十二个姐妹当中是最妙的,这也是姐姐比不过的呢。”

    “哪有......”

    玉荷颇为不好意思。十二个姐妹之中,不论是姿色还是才艺,都是以慕容嫣然居首。幸而她天生生就了一副好歌喉,才能够在唱歌这一点上与慕容嫣然媲美。

    她知道,这就是她能够上凸碧山庄来的原因。

    “不过公子的这本琴谱也当真是珍贵,上面好多曲子现在都已经是失传了,就算我们几个如此努力,如今也不过勉强演绎出了这一首琴曲......”

    “暂时破解不了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贾清走出来道。

    曲调的记载本就纷繁复杂,不如文字那般简单明了。

    他这本又是残破的,本来也只是想找她们几个上来试试而已。

    “公子......”

    “二爷......”

    四人站起来行礼。

    贾清看见院中摆放的小几上还有数本乐曲典籍,知道她们之前肯定是研习乐谱来着。

    方官眼力最好,见贾清似乎没有立马要走的意思,赶忙进屋给他搬了一张椅子出来。

    贾清道:“不要椅子,和你们一样要一个凳子就好了。”

    方官便又去拿了凳子出来。

    “公子可是想叫我们表演曲艺?”

    众女不知贾清意欲何为。

    “不,我是要你们教我曲谱。”

    “公子要学这个?”

    慕容嫣然等大感意外。

    “不然我叫你们四个上来干嘛。”

    贾清随意坐下,然后又道:“以前我只会欣赏,对于曲谱之类的东西却知之甚少。我要你们把我教会,至少在听到一首曲子或者一首歌之后,便能够将它的曲调记下来,最主要是别人能看懂。”

    “难道公子是想写曲子?”玉荷一听贾清如此说,顿时猜测道。

    “差不多,这个应该不难学吧?”

    “容易,凭公子的才智,要不了多久就能学会了。”

    “呵呵。”对于玉荷的恭维贾清只是笑笑。

    自从得到那本琴谱,贾清突发想到,既然古人能够将当时流传的曲目记录下来,供后人学习,那么,他为什么不能把后世一些经典的曲目拿过来,供今人学习呢?

    就算只是叫玉荷她们学会之后演唱给自己听,那也是一种寄托与回忆啊。

    别说抄袭可耻,这可是为了丰富现下的曲乐形式,加速民族文化的发展啊。

    是一件大好事!

    可惜自己没学过乐理,也不懂如何作曲和编曲。就算脑海里有一些完整的曲调也难以将它们完整的呈现出来,让别人学习。

    或许,这件事可以借助慕容嫣然等人完成。

    实在不行,就自己将主旋律哼出来,让她们进行再创作就行了。哪怕有偏差,或许更能符合这个时代也不定呢。

    “开始吧,首先我们学什么?”

    “公子可认得几种最简单的曲谱符号?”

    “呃,不认识。”

    “那就从认识曲谱符号开始吧。”

    “好吧。”

    ......

    贾清趁着自己手臂受伤,待在凸碧山庄学习曲谱,却不知道宁国府中有两个人已经快勾搭成奸了。

    “小蓉大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要是被别人看见奴婢就说不清楚了。”

    “怕什么。”鲜花盛开的花园里,贾蓉看着衣衫单薄的伶儿,越开越觉得娇俏动人。

    “你就不怕二爷吗?”

    贾蓉面色顿时一阵迟疑,随即道:“怕什么,反正他身边漂亮丫鬟那么多,也不差你一个。虽然她们都传你已经是二叔的人,但是这么久他都没把你调到宁安堂去,也没来看你,想来是早就把你给忘了。”

    伶儿面色一阵悲苦:“小蓉大爷你别说了,这都是伶儿的命。”

    好一副悬悬欲滴的模样,贾蓉骨头都快酥了。

    “没关系,二叔不疼你,不是还有我嘛。我可不比二叔,只要你跟了我,我一定疼你一辈子......”

    贾蓉伸手欲占点便宜,被躲开。

    “别这样......”

    “诃。”

    贾蓉心中越发心痒难耐。几个月了,他瞅着空就往这里跑,如今,似乎佳人已经被他的热诚打动,开始有了些欲拒还迎的意思。

    他岂能不兴奋?

    特别是,他想到伶儿很久以前就是贾清的人了,若是被自己得到手,想想,他就觉得血液在沸腾。

    二叔,这样的美人既然你不要,为了不让美人枯萎,小侄就笑纳了......

    哼,这样咱们也算是扯平了一些。

    贾蓉忽然在心中冷哼一声。

    人都不是傻子,开始秦可卿不回自己院子,可以理解为发生了那样的丑事,她与贾蓉无颜相见。

    可是这都两年了,大家都快淡忘了那件事了,可秦可卿却还是一点搬回去的迹象都没有,他如何不生疑。

    只要细细留心,便不难发现秦可卿与贾清之间的那一丝不寻常。

    贱人!

    当年与老头子勾搭,害的他最后丢了性命,也害得我失去了这座国公府的继承人身份。如今竟然又去勾搭别人,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贾蓉暗骂道。

    过了两年安稳日子,贾蓉不再害怕贾清处理他,又逐渐开始留恋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

    最终,他把一切怨念都推到他眼中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身上。

    曾经他甚至想过休了那个女人。

    但是又担心贾清收拾他,让他步他老子的后尘。所以,一直没敢多说什么。

    后来甚至又希望贾清看在他抢了他媳妇的份上,对他再好些......

    不得不说,人都是很复杂的动物。

    贾蓉,不但复杂,还是个软蛋。

    当年贾珍的事他不敢开口,如今贾清的威名远胜当年他父亲,他自然更不敢开口。

    话不多谈,只说伶儿看见了贾蓉眼中对她的狂热,心中如何想不知道,却听她弱弱的道:“小蓉大爷刚才说的可是认真的,要是......你会一辈子对我好?”

    美人似乎开窍了,只是还在犹豫,所以试探性的问。

    “那是自然,像你这样的美人儿,就该被人疼一辈子。”

    贾蓉色授魂与的道。

    “那......”

    伶儿迟疑了好久,终于道:“那,我答应你。”

    “真的?你真的答应了?”贾蓉大喜过望,一把抓住伶儿的手。

    伶儿这次却没有躲,只是落泪道:“反正二爷都看不上我,人家一个弱女子,家也没了,无依无靠的。只要,只要蓉大爷真心待我,那我就把自己交给你,只希望蓉大爷说到做到,不要骗伶儿,伶儿已经够可怜的了。”

    贾清听着这番话,心中的疼惜简直快溢出来,一时都压过了色心,竟真的生出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心思。

    “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

    见伶儿似有不信的神色,贾蓉为表诚信,竟举四指为誓,道:“我贾蓉在此立誓,只要伶儿姑娘跟着我,我就一辈子对她好,绝不辜负,违者,违者不得好死!”

    “怎么样,这样你相信了吧。”

    伶儿感动道:“多谢蓉大爷抬爱,伶儿相信你,也愿意跟着你,只是伶儿还想与蓉大爷约法三章,求蓉大爷成全。”

    “你说。”拉着伶儿的手,贾蓉幸福的快跳起来,自然爽快的很。

    “多谢蓉大爷......第一便是,伶儿再怎么说以前也是名门之家的小姐,如今虽不敢奢求蓉大爷停妻娶伶儿,但至少也要以良妾的身份,嫁入宁国府,做一名正经姨奶奶。”

    贾蓉大松一口气。

    若是伶儿真要让他休了秦氏,他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个自然,我明日就去奏请二叔,光明正大的娶你进门!你放心,二叔他心里有愧,在这件事上不会难为我的。

    以后你嫁给我,在我的院子里,就数你最大,我什么都听你的。”

    贾蓉十分光棍的道,似乎为了得到眼前的佳人什么都愿意付出,手也不停的在伶儿手上抚摸。

    伶儿微不可查的收了收手,贾蓉也只以为她是害羞。

    “第二,伶儿自小也是深受大家礼仪的教诲,如今阖族父母兄弟姐妹,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也不知道流落在何处。

    前些日子还听说,呜......父亲他,他已经故去了。

    伶儿虽不敢恳求为父守孝三年,至少,也当为他守孝一年,如此,才算是略尽了尽作子女的孝道。

    所以,恳请大爷答应,答应让伶儿替父守孝一年,一年之后,再与大爷圆房。”

    “要等一年啊?”贾蓉心中大不乐意。

    伶儿立马道:“大爷何必着急,伶儿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一辈子都是你的人。大爷屋里不是有那么多的丫鬟侍妾吗,甚至大爷想的话,伶儿还可以做主替大爷多找几名侍妾。

    呜呜,伶儿也只是想替父略尽孝心,大爷若是不愿意,那便罢了,就当伶儿今生与大爷无缘吧......”

    “好,我答应你!不就是一年吗,只要能得到你,别说一年,就是十年,爷也等得起!

    快说你的最后一个条件。”

    ......

    林如海难得回家半日。

    钟姨娘便过来与他谈话。

    “怎么样,可探听清楚,玉儿她中意什么样的少年才俊?

    这些年是我愧对于她,只想在我临了之前,好好物色一个佳婿,帮我照顾她,唉。”

    林如海叹了口气。

    钟姨娘连忙道:“好好的老爷何苦说这个话,老爷的身子,至少可以活到八十岁呢,何苦这般咒自己?”

    林如海摇摇头。

    “老爷既然也忧心自己的身子,何不向皇帝辞了官差,我们带着玉儿一起,回苏州老家去?”

    林如海再次摇摇头,道:“还是说玉儿的事吧。”

    钟姨娘见还是无法违逆林如海的意思,虽然心中焦急,也无可奈何,只得勉强静下心来道:“老爷也不用再叫我去试探了。自从前日我向她提起刘家小子的状况,她愣是一句也没认真听,反而跟我生分起来。

    这两日,竟都不愿意理我,就一个人坐在屋里发呆。”

    林如海眉头一皱道:“刘继宗家的小子?那可是我这段日子以来打听到的适龄,又尚未婚配的青年才俊中最优秀的一个了,她竟也一点不愿意?”

    钟姨娘点点头。

    林如海顿时头痛起来。

    按理说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其实他大可以不多在意黛玉的想法。

    但是这些年来,他一直觉得对黛玉很有亏欠,特别是贾清的事情,确确实实是他没考虑到。

    再加上,黛玉从小体弱多病,万一再在感情之事上不顺心,他怕发生不忍的事来。

    所以,他其实格外在意黛玉的想法。

    这些日子虽然忙于户部的事务,但是闲暇之余,他也是用心打听了朝廷大员、王公贵戚家的儿子。

    好不容易打听出来四五个合适的,他便叫钟姨娘去帮他试试,看看黛玉中意什么样的。

    所以,才有钟姨娘写信叫黛玉回府的事。

    “老爷,容妾身再多一句嘴。咱们玉儿,到如今,心思怕是还完全放在清哥儿的身上呢。

    那日我刚一提到说你曾有意把她许配给清哥儿,她便怔了。

    一直到我后来说了牛家小子的情况,她才转神过来,然后一句多的话没说,就告辞回屋去了。

    这两日也不出屋子,我去瞧她她也是淡淡的,和刚回府那两日完全不一样,我知道,她是不想听我再说那样的话。”

    钟姨娘如此道。

    林如海眉头皱的越深。

    “我知道。可是清儿已经和薛家定亲了,我总不能让玉儿给他做妾吧!”

    林如海颓然的一搭桌子。

    他眉间的愁容越来越深,就算是户部那繁杂的公务,此时在他看来,也没有这件事棘手。

    “或许,或许玉儿她只是脸面薄,一时羞于谈这样的事也不定,她年纪确实也还小。

    要不是我知道自己身子的状况,我也不会这般着急。

    罢了,让小丫头们没事多在府里议论议论那几家的公子,说不定玉儿她哪天就想通了。到时候,你再去和她说也不迟。”

    想了半天还是毫无头绪,最后林如海只能如此道。

    刚说完这话,黛玉竟来了,请安之后第一句话便是:“听说外祖母近日不留心中了暑,女儿心中甚是挂心,恳请父亲准许,容女儿回去探望......”( 梦入红楼 http://www.wjxsk.com/0_641/ 移动版阅读m.wjxsk.com )